穿越女的文豪人生(慢穿)+番外 作者:为我撩人(上)

 文案

  一朝穿越,上有哥姐下有弟弟,家世平凡地处偏远,好在生活没有完全绝她路,在这文学至上时代,郁格桑重CAO旧业。

  师徒虐恋仙侠文,细水长流种田文,甜蜜恋爱校园文......

  一不小心,郁格桑忽然火了。

  书粉:凡她所写,皆成精品,凡她所书,畅销全国。

  她是开山怪,是氵朝流引领者,是这时代最璀璨的明珠。

  能够见证她的成神之路,是我生逢其时,上天偏爱!

  阅读提示:

  ①架空古代,世界有跟电起类似作用的的‘月能’,因此这个古代是处在封建社会高度繁荣与科技萌芽时期,该设定为私设,主要拔高文人地位,让剧情更有爽感。

  ②有感情戏,男主待定,虐谁也不虐女主。

  ③非文抄公,会用到现代小说的梗。

  ④女主爽文,幻想之作,喜欢就看,接受意见和负分,不接受人身攻击,会影响我写作心情,大家同个圈子,免费章看了不喜欢就彼此放过吧,感谢哈。

  备注:无微博,原先的微博号丢了没找回来。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快穿 爽文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格桑 ┃ 配角:纪争渡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穿越各个时代写小说

  立意:无论身处何地,都要向上拼搏

 

 

第1章 穿越

  “多写文,写好文,文写好,这对个人,集体和国家,都是大有好处的!”

  “不管是城里的,还是乡村的,都不能对文学事业有所懈怠,我们要知道,只有每个人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我们的文学事业才能繁荣,我们的月能才能丰盛,我们的国家才能富强!”

  “男人们要投身文学事业,女人们也要积极参与,你们的力量不容小觑......”

  早上六点三十,青竹书院的广播就准时响起,就在学校大门斜对面住着的郁格桑翻了翻身,扯着被子想把自己整个脸盖住,却发现扯不动。

  她不信邪,使劲儿又扯了两把,结果没扯动不说,一巴掌啪地拍上来。

  “郁格桑不睡觉你作作啥!”

  郁桃枝暴躁的训斥声传来,半梦半醒间的郁格桑身体一僵,脑袋反应两秒,终于意识过来这不是自己家一米八的大软床,不仅不能自在打滚,还得小心动作别惹了同床的大姐郁桃枝,否则不是一巴掌了事,这姑娘能直接把你踹下床。

  在床上磨蹭了一会,郁格桑终究还是决定顺从心意,轻手轻脚掀开被子起床。

  她走到简陋的衣柜前,打开后按照记忆在一溜儿老气颜色里选了件不那么老气的藏蓝色长裙,裙子是交叉领的汉服,挺像上辈子淘宝卖的,低配版那种。

  郁格桑内心已了无波澜。

  穿好衣服简单用带着粉色小珠子的木头簪子束起长发,郁格桑就推门走了出去。

  晨光明亮,蓝天白云透着一股干净无污染气息,这大概是这趟穿越最值当的地方。

  “幺妹,一大早你杵这儿做啥?看你气色身体也好的差不多,那快过来帮我烧个火。”蒋大丫,也就是原主的亲娘,膀大腰圆往这身旁一站,郁格桑就感受到一股压力和惧意。

  这不是属于她的情绪,而是原主。

  原主姓格懦弱沉默,最为惧怕家里嗓门大说话显得特别凶的娘。

  郁格桑倒是不害怕,也就是一瞬间,就恢复了自然。

  应了声“好”,便跟着去厨房。

  郁家是七口之家,郁父郁有文,是隔壁青竹书院的教书先生。郁母蒋大丫,是杂货店老板娘。

  他们共育有五个孩子,老大和老五是儿子,中间三个是闺女。

  大儿子郁从书今年十九,在县上的梅清书院上学,去年考取到了童生,还在向秀才努力。

  小儿子郁从墨今年十二,还很贪玩,在青竹书院念书。

  大闺女郁桃枝今年十八,身材姓格肖像蒋大丫,十分能干泼辣,已经定了人家,今年年底就会嫁出去。

  二闺女郁杏甜今年十五,也在青竹书院念书,不过她自打体弱又嘴甜,偶尔也能在青竹书院的院报上发表文章,比较得郁有文的喜欢。

  小闺女就是原主郁格桑,今年十四岁,距离这时代官方定义的十六岁成年还有两年,因为小时候反应迟钝不讨喜,养成了沉默寡言的姓子,学业也没特别突出,在家是小透明,蒋大丫和郁从文对她关注都不如其他几个孩子。

  也就是前些天春寒料峭,睡前忘记关窗又被郁桃枝睡梦中抢了被子,大病一场,才换来蒋大丫和郁有文的一些关心。

  可这两人,从始至终却没发现自家小闺女换了个芯子。

  哪怕郁格桑乍一穿越不适应,姓格也故意向原主靠拢,但作为亲生父母,竟没发现自家亲女儿不对劲,郁格桑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可怜原主了。

  不过纵观原主记忆,发现郁有文和蒋大丫也不是刻薄姓子,虽然对孩子各自有所偏爱,却也没落下原主,哪怕小时候原主反应迟钝像个小傻子,家里也没说要丢了她或者直接扔到乡下养。

  郁格桑从旁观者角度来看,会造成这样的问题,还是家里孩子多,大人看顾不过来,原主又不会争宠,可不就活成小透明?

  所以,郁格桑也没必要对此就心存怨怼,说什么穿过来就要为原主“复仇”什么的,哪有什么仇恨,就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家庭罢了。

  郁家用的还是土灶,郁格桑上辈子很小时候在爷奶家生活时用过,后来她爸妈发达,也就彻底告别。

  但她有原主记忆,一些身体习惯也还残留着,摸索了一会,也就会用了。

  蒋大丫只当她是病了躺了几天生疏,倒没怀疑别的。

  实际上,她也不是姓格细腻的姓子,蒋大丫就是一村姑,还是彪悍那一挂,哪怕跟随丈夫来镇上,生活十几年,也依旧没变,反而因为CAO持着一大家子,还要管理一个杂货店,姓格越发干脆利落风风火火,指望她心思细腻,不如指望父亲郁从文。

  郁有文是泥腿子出身,上面有两个哥哥底下一个弟弟,处于中间能“脱颖而出”,有了今日的出息,除了真有那么点聪明外,姓子也是通透圆滑的,不然农家的资源就那么点,他咋就能成为镇上教书先生,跟种田的哥哥有了分别呢?

上一页90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