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捡疯犬后(重生)作者:离人酒(上)

 简介:

  1、

  堰都新帝齐褚,生得一张美面,却心狠手辣,阴鸷暴虐,杀兄弑父登上高位。

  一生无所惧,亦无德所制,疯得毫无人姓。

  虞王齐玹,他的孪生兄长,皎皎如月,最是温润良善之人。

  只因相貌相似,就被他毁之容貌,折磨致死。

  为求活命,虞王妃许念被迫委身于他。不过几年,便香消玉殒。

  2、

  一朝重生,许念仍是国公府娇女,她不知道齐褚在何处,却先遇到前世短命夫君虞王齐玹。

  他流落在外,满身血污,被人套上锁链,按于泥污之中,奋力挣扎。

  想到他前世儒雅温良风貌,若是成君,必能好过泯灭人姓,大开杀戒的齐褚。

  许念把他捡回府中,嘘寒问暖,百般照料,

  他也听话乖巧,恰到好处地长成了许念希望的样子。

  可那双朗目却始终透不进光,幽深摄人,教着教着,事情也越发诡异起来,

  嗜血冰冷的眼神,怎么那么像未来暴君齐褚呢?

  3、

  群狼环伺,野狗欺辱时,齐褚遇到了许念,

  她伸出手,擦干净他指尖的血污,让他尝到了世间的第一份好。

  他用着齐玹的名头,精准伪装成许念最喜欢的样子。

  血腥脏晦藏在假皮之下,他愿意一直装下去。

  可有一天,真正的齐玹来了,许念严词厉色地赶他走。

  天光暗了,阴郁的狼张开獠牙。

  齐褚沉着眸伸出手:“念念,过来!”

  病娇太子(齐褚)VS聪慧娇女(许念)

  【阅读指南】

  ①1V1,SC,HE

  ②虞王是坏人

  ③架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念,齐褚 ┃ 配角:甲乙丙丁 ┃ 其它:预收《黑莲花马甲掉了》求收藏

  一句话简介:把病娇反派捡回家后

  立意:勇敢奔赴

 

 

第1章 

  是夜,许念又坠入梦境之中。

  红烛喜帐摇曳,榻上身影缱绻旖旎。

  她满面氵朝红,到处都热,煽风点火的手指带来的痒意没完没了,沿着白嫩的脊背一点点下滑,带起她细细麻麻的颤栗。

  偏偏作乱的人还不肯停休,非要她喉间泄出细弱暧昧的哼叫。

  风吹起薄帐,许念觉得整个人都好似被抛到了浪尖上,任由她如何挣扎拉扯,最终只能身不由己地沉溺进去。

  宽大有力的手全权掌控住了她的后颈,她好似被贴在了一块强有劲的热铁上,连唇齿之间的呼吸都是烫人的。

  透着月色,她被迫微微直起半身,宽大的臂膀像是密不透风的牢笼困着她,难受得仰起头,隐约能见到他背后被自己情急之下抓出的刮痕,顺畅俊美的下颌忽然凑近了。

  任何一点细微的声响都会牵动着许念的神经。

  屋外不知被风吹翻了什么,发出好大一声响,许念全身绷紧,早就软如骨的手腕推搡着身前的人。

  不能,不可以,这里是虞王府,是她和虞王的婚床。

  齐褚不仅在新婚之夜抓走了她的夫君,还拿虞王生死胁迫她做出此等有违常伦之事。

  眼中滚动着泪水,眼尾,唇瓣,耳根……到处都湿漉漉的,猫儿似的挣扎反倒引来了男人的兴趣。

  他声音暧昧:“虞王妃不妨在床上咬死孤,这样明日就能带着我给你的这身痕迹去找那个废物双宿双飞”。

  耳边的危险的呵气危险瑰丽,眼神也渐渐疯狂了起来,“孤若是死了,虞王妃从此之后还能好好享受床榻之欢吗?怕是任由那人如何努力,这种欢愉时刻,王妃心里想的,脑中念的,闭眼梦的,全都是孤。”

  许念眸光一点点地暗淡了下来,她的双手被人高高举在了头顶,早就身不由己了,却还是倔强的咬住了唇齿,企图留下最后一份尊严。

  后半夜的时候,她还是受不住晕了过去,只听那人轻嗤了一声:“弱得跟猫一样。”

  *

  接连几日,许念白日困乏得紧,夜晚又总被梦境折磨。

  食不下,寝不安,整个身子都难受得厉害。

  她让亲近信任的人从外带了郎中过来。

  郎中已经把完了脉,许念滞了一会。

  她从未想过,这个孩子会来得这么突然。

  抚在腹部的手指收紧,若是仔细看,她的手正在微微的发颤,神色也是慌乱无措的。

  看她并无喜悦,郎中低头写着安胎药方。

  心想,偌大个虞王府不找太医,却从市井中找了他,还特地让他走后门,也不知是个什么道理。

  临走前他把药方递给许念,叮嘱道:“王妃,胎儿月份过小,胎像尚且不稳,按着这贴药调理,定能保您和未来小世子安康。”

  侧颊被夏风衬得更为弹润透亮,修长细腻的脖颈就如同上好的白玉脂,细柳纤条身段,还没有任何显怀的迹象。

  五官美得不似人间物,眉目间自带柔怜,虽是眼闪泪光,但是眸中又含着天然而生的韧劲,脆弱,却无半分自艾自怜之像。

  侍女合宋忽然想到,虞王妃的亲祖父,乃是先帝特封的镇国将军,父亲为大退匈奴十三次,先帝特封的滕国公,就连她的亲姐姐,十一岁便能领兵杀敌数百,自小骁勇善战,人称一声临仪君,若非女子,早就封官加爵了。

  只可惜,国公府两年前被人陷害上谋逆的罪名,许家没落,其长女临仪君被迫嫁入世子府,半年后便香消玉殒在后院中。

  新帝齐褚登基,于堂前血洗了整个皇族宗亲,就连身为同胞兄长的虞王也在新婚之夜被召进宫去,送回来一张脸皮,人却再未回来。

  时过半年,宫人还时常能见虞王妃进宫请命求放虞王,去时走得偏僻小道,回来的不动声色。

  旁人不知何事,合宋每每伺候她洗浴,见到白肤上的红斑,脸红心燥的同时,也是愤恨不已,君夺臣妻,已是大逆不道,更何况王妃还算是他的嫂嫂,如此荒唐的事情,更是天理不容。

  可她不敢多说,上一个妄图出头之人,尸体已经在府门之上风干了。

上一页77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