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职场综艺一键封神 作者:千山月明(下)(2)

  跟着沈昌宏那么久,半张奖券都没见到不说,还又是踩土坑又是绊树枝吃了好多的苦,她早就怨气深重却苦于没有别的选择。而就在刚才,沈昌宏无意间透露出的信息,足以让她瞬间振奋!

  “来到这里的人都知道”?

  那不就意味着,不止是沈昌宏和俞诚的答案一样,今天所有人,答案很可能都一样?!

  她不仅可以换目标跟随,而且一旦抢先找到那个地点,甚至可以直接包圆多张奖券,一举实现惊天逆转瞬间反超!

  就在这样的关口,丁浩轩居然还正好从旁路过!

  如果在这两人中挑一个去赌,无论是自身实力还是先前战绩,丁浩轩都毫无疑问是更优的选择!

  即使先前她切切实实在这个人手上吃过几次不大不小的亏,白氏内部怀疑他是故意递去那包纸巾的声音也一直没有完全消退……

  可是,道具卡当头,值得冒险!

  总归不管怎样,丁浩轩也必须去拿抽奖券,所以他没有别的选择,他不可能去故意走错路,他不得不,将自己带向正确的远方!

  非常nice,稳赚不赔!

  白薇算盘打得飞快,所以瞬间就做出决断,放弃了对着手机看了半天东转西转南转北转甚至有时候居然还走回头路的沈昌宏,转而跟在这位拥有更多粉丝更多传奇故事的A大著名人物身后,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田野上渐渐起了风,一阵又一阵,将地上枯枝吹得哗哗作响。而丁浩轩似乎终于众望所归的听到了弹幕沸腾的怒火,虽然没停步也没回头但轻声问了一句:“你还跟着?”

  与沈昌宏方才一样的问题,白薇也轻哼一声给了一样的理由:“怎么了?杜诗怡和郑飞扬不也一起走?”

  丁浩轩未置可否的笑了一声,倒是没再和沈昌宏一样去解释缘由,只是问:“但如果,同一张奖券,两个人都想要呢?”

  白薇理直气壮:“那当然就是先到先得,有什么问题?”

  弹幕:神他妈的先到先得!她就是想抢啊啊啊啊!!!

  可是丁浩轩听着这样明显带了几分挑衅的宣言,却仍旧没有过多的反应。

  他依然没有回头,背影落在镜头下,有一种不同于往日的疏旷感,语气轻得几乎听不分明:“你也知道先到先得?”

  白薇:“什么?”

  她有点迷茫的抬起眼,确实是没听清。对方声音太低,这会儿风声又重,那句话淹没在呼啸掠过的北风里,几乎像刚触水面就沉入湖心的卵石。

  不止是她,弹幕普遍也在茫然,都在互相疑惑“啊?丁神刚才说话了吗?怎么我没听见?”。

  “没什么。”丁浩轩说。

  白薇狐疑的看他,一如沈昌宏刚才看她的眼神。

  这么顺利吗?就这样说两句他就让她跟了?

  丁浩轩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你若是想跟,没人拦得住你。”

  无边的原野上,少年披着一身夜色走向风中,淡淡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至于卡片,但凡你有本事,尽管从我手里拿走,我绝无二话。”

  ***

  十一点零八分,这场从傍晚就开始酝酿的雨终于落了下来。

  没有北城的雨那么气势磅礴,带着江南独有的氵朝湿气息,淅淅沥沥,像千年前清云河上丝竹乐管的低吟。

  雨势不大,却很磨人。

  ……因为本就不好走的路,这下是彻底宣告地狱难度了。

  沈昌宏举着伞努力向前走,在耳边细细密密的雨声里,艰难踩过一脚又一脚泥。

  ……没错,原来只是土,现在全变成了泥。

  天知道他本来以为活动范围只在村子里,万万没想到节目组直接整到了荒郊野外,卫星地图不是3D实景,也没提前告诉他31.8走着走着就感觉人要88了啊!

  这风,这雨,这野地,不但联合组成了史诗级难顶的路况,而且还荒荒凉凉得半分人气都没有,原地拍个鬼片都不会有半分违和,到底是怎样机灵的脑瓜才会选择把奖券藏在这儿啊!

  就在他又一次唰一脚陷入泥里怀疑人生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人声。

  是一片由远及近的亮光,浩浩荡荡朝这边涌来,明明其实也没几个人,却走出了几个团的架势,前面男孩的声音隔着一百来米都能听得见:“苍天呐!这是什么地形!去年北城高校联合组织的特别军训深山野营都没这么魔鬼级优秀!”

  他旁边的女孩也举着伞,一边小心迈过地上的沟沟壑壑一边笑:“好了啦,都剩最后一个了赶紧找完赶紧走,怕这雨一会儿下大了。”

  “我就是好奇嘛,怎么昨天还游船古树一片梦幻,今天就跑到野地里来吹风淋雨?画风差异过大,都没有一脉相承的逻辑线吗?”

  “唔……毕竟这轮的主题算是历史相关,盲猜节目组是想要我们体验当年各大考古队的田野踏查?那时候是真的很累人诶,就真的纯用步子丈量过无数偏僻没人的荒郊野岭,一点一点去看地表有没有文物的痕迹,一寸一寸去探查遗迹的可能位置,上山下河过林子的,走在路上天气突然一个不好又不能立刻闪现回营地,那场景,简直每天都在上演荒野历险记啊……好在后来全面装备了遥感测绘,现在应该是好受多啦,不用再一直那么风里来雨里去,很多事情可以交给机器去代劳了。反正历史学不止是找到遗迹那一刻的浪漫,和写代码一样也面临着很多过程里的艰难,考古人员也真的都很辛苦,所以咱们这么实地感受走一遭,明天能更有动力去做主线吧。”

  “……我靠,听上去还真挺靠谱,又是田野踏查又是遥感测绘,怡宝你什么时候这么了解考古那边的事了。”

  那队人马没看见沈昌宏这里的微光,边说话边在前面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处转向西南方去了,声音渐行渐远,他没能听到女孩的回答。

  但他却在伞下出神了片刻,轻轻微笑起来。

  大概,是悉心看过无数篇新闻后,专程建立起的行业知识库吧。

  风雨荒原中,沈昌宏低头再次确认过手机上目前的定位,而后将伞换了只手,抬眼望向东北面茫茫无垠的远方。

上一页9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