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龙傲天的猫+番外 作者:秋风夕(下)

 

第73章 我可是

  走出不远, 乐源就看到路边的一段灰白墙面上,有一片泼溅开来的血。

  还未完全凝固,黑红色的血线缓慢往下淌落, 说明才泼上去不久, 看着触目惊心。

  ……是谁死了?

  多看了两眼, 乐源又发现在那摊血迹的附近, 有两枚不起眼的指印。

  染了血的手指,曾碰到墙面上。

  是死者,还是……“凶手”?

  多思无益, 乐源一边警惕四周, 一边加快了脚步。

  如果浓雾里有一个刚杀过人的凶残猎手,祈祷自己别撞上, 饲主也别撞上……万一真的不幸遇到了, 我只能靠着满身堆叠的魅力光环,尝试跟他沟通交流,说服他放下屠刀, 甚至拉拢进我方阵营了。

  说起来, 饲主到底去哪里了啊!

  看准了方向,乐源循着记忆,往那条穿城而过的小河走去。

  与其在偌大城池里大海捞针地寻找饲主,不如先去找那个河边洗衣的老婆婆, 打听一下消息吧。

  她指点了我和饲主可以遮掩活人气息的布庄, 应该是个好心人。

  走了半晌, 也没碰上几个路人, 粼粼水光映入眼帘, 河边传来了搓洗衣物的水声。

  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坐在河畔石阶上,边搓洗边喃喃低语:“这死鬼, 才洗过又脏了。”“叫你乱看别人家姑娘,给你换双干净的眼睛!”

  呃……乐源站在她背后,看着纸人的一双墨笔描画的眼睛,被洗去了眼珠和眼眶,成了一片空白,连带着鼻子和嘴,也洇开了变得模糊。

  感觉到动静,老妇人回过头来,在乐源胸口的“鬼王”二字上停了停,道:“孩子,有事吗?”

  “老人家,我初来乍到,找您想问问城里的情况。”乐源十分礼貌。

  虽然这老婆婆似乎并不简单,但自己也不是一只简单的猫呀!完全不慌。

  “我在这座城里住了很多年,”老婆婆满是皱纹的脸舒展开来,朝乐源和蔼地笑了笑,“你找我问,可是找对人喽。”

  乐源索姓在老婆婆身旁坐了下来,听她絮絮叨叨地开始讲,时不时再提问一两句。

  原来这里最初不是鬼城,是虎妖一族和属下伥鬼的领地,她是住进城里的最早几个纸人之一。

  见乐源瞟了一眼泡在水里的纸人,老妇人乐呵呵道:“这是我老伴。生前就是,死后跟我结伴进了城里,算是做了两辈子夫妻。大的毛病也没有,就是不爱干净,眼睛也不安分,爱瞟年轻姑娘。”

  ……所以他多看了别的小姑娘几眼,你就嫌弃他脏了,洗一洗让纸人师傅重新画一对眼睛是吗。

  “老人家,我想出去,该怎么出城啊?”乐源又问道。

  “这些年城里误入过不少活人,最后都被伥鬼带路给虎妖吃喽,出不去的。”老妇人想了想,“你找陈老板帮帮忙,向他再问问?”

  “陈老板,就是纸人师傅吗?”乐源记得提灯人的笔记里说过,纸人摊子的摊主姓陈。

  “对喽。城里的纸人,都是他亲手扎的躯壳。刚好我也要去找他,给死鬼重画一对眼睛,顺路一道走吧。”老妇人又搓了两下,就把湿透的纸人捞上了岸,叠起来塞进一只竹篮里。

  “陈老板也没有影子,他是伥鬼吗?”

  “听说他以前是修道的,本事大得很,一次不慎被虎妖吃了,旁的伥鬼都听从虎妖命令,只有他不听。扎了这许多纸人放在城里,也是为了给他作伴。”老妇人颤巍巍道,“你还去吗?”

  “去。”

  老妇人提着竹篮,跟乐源前后脚走在城里。

  雾气中忽而飘来了一缕歌声,断断续续,幽幽怨怨。

  “孙家妮子又在唱歌了,”老妇人叹了口气,“她明日就要出嫁,还忘不了生前的小情郎。唉,阴阳两隔,不认命又有什么用呢。”

  这就是刚进城的时候听到的歌声?被老婆婆一说,顿时不觉得诡异了。

  不过出嫁?鬼城里也有婚嫁这种事吗。

  不多时,他们来到了夜市街。行人寥寥,不少摊位上空无一人,店铺也关门停业,不复之前的热闹。

  卖纸人的老者坐在摊子后,运笔如飞,正画着什么。

  “陈老板,劳烦了。”老妇人将装着湿漉漉纸人的竹篮递过去。

  “搁这吧,手头正忙,忙完了给你画。”老者头也不抬道。

  乐源仔细一瞧,他手里画的,是一顶大红轿子,金线描着丹凤朝阳花开富贵,像是电视剧里的那种花轿。

  等了一会儿,陈老板抬起头来,活动了一下手腕。他看见乐源也不意外:“你不是来买纸人的吧?你那位朋友,可是说我画得怪模怪样。”

  哟,记仇吗。

  “我想出城,”乐源直接道,“陈老板有办法吗?”

  “走是走不出去的,要等白雾散了。”

  “白雾什么时候能散啊?”

  “这雾是城里察觉到活人闯入,涌出来的,等到没有活人了,自然散去。”

  ……你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嘛!

  “穿上从布庄买来的衣服,是不是可以遮掩活人的气味?”

  城里除了我和饲主,还有包括余梦松在内的其他几个道院和剑宗弟子,如果都穿上纸衣的话……

  “你这猫妖,倒还有点机灵。”陈老板摇摇头,“可惜这纸衣最多蒙蔽蒙蔽路上的伥鬼和本事不大的虎妖,蒙骗不了管辖鬼城的那位虎族首领。只要他的眼睛还盯着你们,你们就不可能出得去这鬼城。”

  “……你的意思,该不是怂恿我换个城主吧?”

  “嘿,”陈老板一笑,“我可没这么说。”

  “也不是不能商量。老板你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说不定我和我的那位……朋友,还真能办到。”

上一页105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