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龙傲天的猫+番外 作者:秋风夕(上)(2)

  为什么,别的穿越者呼风唤雨,而我一醒过来,就是被一群毛茸茸欺压啊?

  翠绿的猫眼里透露着些许迷茫。

  前爪被轻轻触碰,乐源抬起头来,看到一只皮毛顺滑眼神温柔的三花猫,叼着一根猫薄荷示意给他。

  “谢了,不用。”乐源礼貌回绝了这位小姐姐,重新把下巴搁到前腿上。

  三花猫离开后,带头大哥黑猫也踱步过来,垂下棕黄的猫眼瞧他,身躯覆来一片阴影。

  他在猫群里很有威望,但初生奶猫不怕虎,乐源没好气地质问:“说好的不拿一鱼一虾?”

  “不曾拿,都食了。”大黑猫理直气壮。

  乐源缄默。

  脑袋上传来湿漉漉的触感,大黑猫总算逮到机会舔了舔他的毛,权作安慰,舔完心满意足地说道:“黄仔,我看得出你系个好心嘅后生仔。今次过来除了探望你,其实还有一件要紧事告知。”

  乐源没吱声,大黑猫继续道:“黄仔你不具我族本命灵通,原来系另有机缘。我嘅老朋友狐仙,近日夜观星象占得一卦,正应在你嘅头上。明日午后,你会见到一个生着白胡须、很黄很黄嘅人,他会将你所需之物卖予你。”用上了难得严肃的语气。

  乐源小声嘀咕:“狗才信,你看我长得像狗吗?”

  大黑猫比煤炭还黑的猫脸上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抬爪郑重地拍了拍乐源的肩,转身悠悠走了,竖起的猫尾在半空一摇一荡。

  乐源瞪着死鱼眼注视大黑猫那条不安分摇晃的尾巴,猫爪蠢蠢欲动,就很想一爪子拍下去。

  又来忽悠我呢?

  ——很黄很黄嘅人是什么,有多黄?

  乐源趴着寻思。穿越至今,他都还是只猫群底层,连幻术都不会的废柴,掰掰肉球,金手指也是时候到账了?

  可谁要信这个烤鸡都不给的黑毛骗子啊!

  “风紧,扯呼!”蹲在院墙上望风的奶牛猫忽然叫道。

  “呼啦”,刚才还在玩耍的猫咪们一哄而散,院子正中留下一只吸薄荷吸嗨的小灰猫,翻着肚皮吐着舌头瘫在地上。本来已经冲到门口的大黑猫去而复返,咬着它的尾巴连拖带拽弄走了。

  回来了吗?乐源一骨碌爬起来,有一丢丢紧张。

  前阵子头脑迷糊,但多少知道自己还有个饲主。

  脚步声渐近,一个身影抬脚迈进了院子。乐源瞄过去,来人并不陌生,正是噩梦当中的那位煞神——没比自己大上两岁,还是弱冠少年。眉眼凌厉,身材修长,背着一柄巨大的阔刃刀。

  他还没搞清楚,那个噩梦究竟真实发生过,还是所谓的预知梦。也许该惧怕的,被人饲养数月以后,心里却一丝惧意都无,只余朦朦胧胧的亲切,甚至有种跑过去蹭蹭的冲动。

  不过下一刻,乐源就见那兄弟扫了眼满地狼藉的院子,拧起眉头。

  嘶。小橘猫自知理亏地缩了缩脖子,耳朵垂下来,耷在脑袋两边。

  不敢出声。

  静了片刻,余光瞥见那人的目光还停留在自己身上,乐源更加紧张了,情不自禁地低头舔了舔毛。啊为什么舔毛能舒缓情绪我明明是个人鬼知道哪里来的本能但是貌似好像还真的有效要不再舔一舔,瞧见对方把背后的巨刀卸下来,溅起飞尘地往院墙边一插,乐源吓得又舔了几口毛。

  他随即听到一声无奈轻叹,那少年越过他身侧,开始收拾院子。

  咦,这么好说话的吗?

  饲主清扫庭院的时候,乐源偷偷跑到那柄巨刀前。刀刃澄清如镜,映出一张圆滚滚的猫脸,翡翠色的眼睛里充满好奇。这么干净的刀身上,却能嗅出一丝不祥的血腥气。刃口割破的风声里,隐约夹杂着仿佛恶鬼嘶吼哀嚎的声音。

  这就是传说中的……刀下亡魂无数?乐源都不敢细想。

  他又回到厨房,趴在门槛后发呆。饲主长着一张绝不可能知道今天米价几何、菜价几何的脸——乐源也不知道,但人家真会做饭,手法娴熟。

  香味飘出,没过多久,饲主就坐到了饭桌前,小橘猫也暗搓搓地跳上了桌子。在他眼巴巴的注视中,饲主摆了一碗肉粥在他面前。本来院子里晒的鱼干都归猫所有,现在只剩肉粥了。

  乐源舔了一口,还挺好喝。

  一人一猫埋头干饭。

  待到吃饱饭,收拾完毕,也到了入夜时分。饲主在房中打坐,很快形神合一,呼吸平缓,静止如塑像。乐源羡慕地看着他修炼,同时畅想起了明日的奇遇。

  大黑猫没说详情,到底会是什么奇遇?

  绝世神兵,逆天秘籍,神兽跟宠,灵丹仙草……猫都可以,猫不挑!

  实在不行,喜欢发布弱智任务的系统也可以啊。比如这样:【系统:叮!友好的邻里关系是开启修炼生涯的第一步。新手任务:提升大黑猫的好感度,或者用武力慑服它。】

  “选二。”乐源在心底小声哔哔,假如真有这种系统的话。

 

 

第2章 芜湖

  乐源刚刚以他看过的玄幻修仙小说为蓝本,畅想了半本小说的剧情,笃笃笃,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饲主从修炼中醒来,睁开眼睛,起身过去开门。

  天色晚了,门外却乌泱泱的一群人。站在最前方的蓝衫大汉眼露凶光,蓄络腮胡,身形壮硕像一头熊,看上去就很不好惹。

  “你就是沐雪风?”那汉子道。

  “我是。有何贵干?”沐雪风语气冷淡。

  饲主叫这个名字?躲在厢房门后,只探出半个猫脑袋的乐源暗暗记下。

  “我家二弟前日进山,在苍郁岭断了音讯。你从那里回来,可有见过他?”

  “见过又如何?”

  “二弟现在生死不明,你即刻随我进山寻人!”蓝衫大汉厉声道,“若是查清与你无关,我自当赔礼道歉,否则——”

  “滚。”

  沐雪风打断他的话,嗤笑:“你若在意他的死活,应当在他脖上系根绳索,拴在你的腰带上,而非来我门前吠叫。”

  话音未落,插在庭院一角的巨刀化作流光飞来,落入他的手中。

上一页12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