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龙傲天的炮灰情敌 作者:一号大白

  穿成龙傲天的炮灰情敌

  作者:一号大白

  简介:

  身为修真顶级世家少主,巫棠向来嚣张恣意。

  他所到之处都被众星捧月,就连修真界第一剑修温燕珂也从不放在眼里。

  直到有一天他做了个梦,发现他生活在一本龙傲天话本里,话本的主角是那个不苟言笑的温燕珂,而他则是因为抢主角未婚妻被打脸的炮灰龙套。

  梦里他遇到了一名美貌不辨雌雄的修士,偶然机会发现其真实姓别是女,顿时陷入情网。

  那女修就是温燕珂的未婚妻。

  巫棠在梦里对未婚妻死缠烂打,和温燕珂处处做对,最后他被温燕珂一剑穿心,而未婚妻则站在温燕珂身后,冷冷看着他咽气。

  巫棠被吓醒,想着他之前对未婚妻的纠缠,两腿一软,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

  未婚妻重伤无人看管,巫棠怕未婚妻女子的身份被人发现,趁他昏迷亲身照顾喂药疗伤。

  结果被同门师兄看到,门派传言他暗恋未婚妻。

  未婚妻和温燕珂闹别扭,他化身月老牵线搭桥帮两人解除误会。

  结果传言更盛,说他痴心暗恋未婚妻被拒,还主动把心爱之人让出去。

  未婚妻修为高深,而且容貌飘逸比巫棠还高半头,周围修士都怀疑巫棠是断袖。

  巫棠吓得连忙澄清,澄清的话恰巧被路过的未婚妻听见。

  只不过,未婚妻看他的眼神却越发阴鸷骇人。

  某日,巫棠不小心撞上未婚妻前胸,触感硬朗。

  巫棠耳根红透,没关系修真之人平胸很正常。

  又有一日,巫棠做了那梦的后半段,未婚妻沐浴后踏水而出。

  巫棠赫然发现,那未婚妻不止胸平,某处比他大,而且——还和温燕珂长了同一张脸。

  切片阴鸷攻x颜狗二世祖纯情笨比受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巫棠,温燕珂/虞机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和你老婆都是我的

  立意:即便面对人生的困难,也要积极向上

 

 

第1章 来自二世祖的威胁

  巫棠被冻醒,睁眼见四周皆是白茫茫的一片,方圆十米的山洞壁都被冰雪所覆盖。

  巫棠已经记不清他在这个冰洞里待了多久,即便他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想办法破开洞口的禁制。但不知是哪位大能所设毫无所获,还耗损了他不少灵气。

  这山洞冻彻入骨还吸食灵气,巫棠待得这几日浑身灵气都被耗光,使不出半点法术,只能用些火系法宝暖身,若非他还有修为抵着怕是要冻死在这里。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再撑不了多久。

  储物袋空荡荡,他周围散落了一地的火系法宝,都因为用光了灵气灰扑扑成了寻常物件。

  巫棠现在唯一的两条希望,一是等到跟他一起来秘境的同门找到他。

  但偌大的秘境等着被他们找到实属希望渺茫,另一条就是这洞里除了他之外的唯一活物,一个闭着眼靠在洞壁上的人。

  即便巫棠见多了门派里的各式美人,初见这人时也吃了一惊。

  这人生的极美,眉目纤长深邃,毫无生气病白的脸上结了层霜,看起来比冰还要冷上三分,可偏生他的唇却泛着桃花色泽般的嫣红,原本清冷绝尘的长相,却因为这唇色而添了一抹生机,活脱脱的一个艳鬼。

  这样的长相无论是男是女都是祸水,若不能自保定然会成为任人争抢的存在。

  这人周身没有丝毫没有灵气波动,这半个月巫棠用尽了浑身解数也没让他睁开眼。

  巫棠之前冻得神志不清时迷迷糊糊钻进他怀里待过两天。但他身体之前还泛着些许暖意,从那之后却慢慢变得比冰壁还要冷。

  巫棠又被冻清醒后,忙从他怀里钻出来,而那人也依然保持被巫棠摆弄过的姿势纹丝不动,就像一个任人摆布的美人偶,只不过这人偶冰的厉害。

  巫棠也分不清那人到底是冻死还是什么诡异的修炼方式。但他清楚一点,如果再过两天他依然破不开禁制,那人是不是活的未知,反正他是死定了。

  巫棠又打了个哆嗦,一汪胶质般凝滞的死寂中,他恍惚已经感觉不到冷,整个识海都像是灌满了冰渣一般变得混沌。

  他指尖打着自己也意识不到的轻颤,从储物袋里掏出最后一颗火系丹药。

  其实也称不上是火系,这颗是鬮情丹,发热只是它微不足道的副带作用。

  思及此巫棠脸上蔓上一丝不自在,但转瞬即逝。

  巫棠也不记得这颗丹是什么时候放在储物袋里的,其他的法宝丹药都用光只剩下最后这一粒,生生又挨了三天,到现在四肢百骸已经失去了知觉。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他也不至于给自己吃这个。

  不过好在这里除了他没有别人,即便是吃了丹药露出什么丑态,也不会被人看见。

  巫棠犹疑了片刻,最终服下了丹药。

  丹药发作的很快,巫棠本就僵硬艰涩的脑海更像是被蛛网层层裹住,只余下求生的本能。

  寒冷侵袭催动他朝任何能让他暖和的事物靠近。

  冰洞里唯一曾给他带来的温暖记忆,就是他在睡梦中缩在那美人怀里的时候,此时他被本能催动,沿着冰壁朝他挪过去,回到之前被他窝出来的位置。

  慢慢他周身的寒意消退,转为一股蔓上来的热。

  巫棠僵硬的四肢活泛过来,意识却更加混沌。

  他鼻尖闻到一股暗香,沉闷近似于无的心跳从他耳畔靠着的胸膛中传来。

  甚至还有却来越快的趋势,如同羽毛一样划过他识海没激起半点波澜。

  冰美人的温热体温从两人相贴处渗透深入,巫棠像是泡入温水中,意识也舒缓飘散在温暖中。

  但很快巫棠从丹田处越来越热,和刚才那股彻骨的寒意不同,但同样难捱。

  他开始下意识向往冰凉,在冰美人的怀里越呆越不安分,先是把手伸出去触碰冰壁,又是半个身体都挂在他臂弯处想往外爬。

  巫棠缩在冰美人怀里磨蹭了许久,燥热不止没有缓解反而愈演愈盛。

  他不耐活动眼珠,眼皮撑起一道缝,许是难受狠了竟让他神识清明了些许。

上一页17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