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文里的女装炮灰N+番外 作者:昵昵儿女

  《穿成年代文里的女装炮灰N》

  作者:昵昵儿女

  【本文文案】

  女装大佬受在八零演戏/旗袍美受/禁欲清冷攻

  小明星阮援穿成年代文里深爱女主最后又被害得双腿尽断的女装炮灰。

  就在他和女主正面遇上时,耳边忽然跳出个劳什子系统。

  666【欢迎宿主来到男孩子这么可爱什么年代都可以穿小裙子系统!】

  阮援:我怕不是得了神经病。

  666【宿主放心,我们系统选宿主经过严格训练,除非找不到,才找神经病。】

  阮援:告辞。

  后来听说“穿小裙子绕打谷场一圈,面包树激活20%”

  “清理扭曲者1号,任意牛羊猪狗激活10%”

  “在文工团穿旗袍得到目标的爱意,百亩果树激活30%”

  阮援扔下窝窝头,忽然尔康手:等等……

  注意:纯架空!有空间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系统 穿书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援,邱镇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女主想开了

  立意:在逆境中保持初心,坚持知识改变命运。

 

 

第1章 女装大佬

  阮援穿来的第二天,又是被饿醒的。

  这是个连公鸡打鸣都像蚊子哼唧的年代,窗户上的破板子露出几道光来,影影绰绰的看到佝偻着腰的林美芬在挑水做一家人的饭。

  天光未亮,雾气从深山蔓延,灰暗的小山村在妇女的刷锅声中慢慢苏醒,开始了日复一日的贫穷与饥饿。

  阮援脚搭在炕沿边找鞋的时候,阮兰醒了,她窸窸窣窣的在被窝里套上衣服,一边系扣子一边哈欠连天道,“小丫,你炕上躺着,姐去帮娘。”

  阮援可不敢回头乱看,炕沿有点高他这具身体偏又矮的很,他伸长了腿也没勾到他的鞋,只轻声细语的说,“我去吧,你多睡一会。”

  阮兰是真正的女儿家,三两下叠了铺盖就跳下地,单脚穿上了鞋,“小丫你病没好就躺着吧,一会儿也别出去,要不老婆子见了你又要你下地。”

  阮援想想下地的后果,于是沉默的点了点头,见阮兰出去了他也没继续躺着,回头看了眼睡的跟猪一样的阮虎,就这样坐在炕沿边发起呆来。

  阮援穿过来之前是个有望冲击大荧屏的小演员,可谁料就在和助理去试名导新戏的路上出了连环车祸。

  一睁眼,就莫名其妙的躺在泛着土腥味的炕上。

  后脑勺嗡嗡疼了几下,便闯入了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等捋清一切事情之后,阮援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穿进一本书里了,而且还是本助理和他吐槽过的狗血买股年代文!

  而他,恰恰穿成了文里的炮灰男配之一,人设还是个阴沉孤僻的女装大佬!

  鬼知道当阮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女式小布衫,瘦弱的小胳膊腿,两条发尾泛着黄的大辫子时,他的心里是如何从崩溃走向更大的崩溃!

  顾不得猥琐不猥琐,用被子挡着手赶紧摸摸自己兄弟还在不在,庆幸的是,他还在。

  阮援这具身体实在是亏损太厉害了,他就这么坐了一会儿,就开始头晕眼花,最后他还是重新歪倒在被子上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期间他有意识有人开了门,鼻尖闻到一股腌味很浓的咸菜香,好像有人摸摸他的额头又拿眼皮贴了贴。

  最后一切归于平静,他彻底昏睡了。

  ……

  阮婆子在院子里骂开了,佝偻着腰拿筷子甩人,“几点才做饭,一家人一会儿就要下地,你早点起能累死你不!真是个懒媳妇,娶了你我们老阮家倒八辈子霉了,扫把星,克死我儿子!生的孩子一个比一个窝囊废!”

  林美芬领着阮兰和阮虎低着头受着老太太的骂,阮家人其余人一声不吭,拿着筷子就吃饭,毕竟这种事情隔三差五就发生。

  阮虎看见大伯二伯家的孩子吃的香,肚子‘叫的咕咕响,他摇了摇林美芬的手,“娘,我饿。”

  林美芬吸吸鼻子,对阮虎摇摇头。

  阮虎饿的眼泪含眼圈,又对吃的正香的奶奶说,“奶,我饿了。”

  阮婆子吊着眼睛骂,“饿饿饿,你娘做饭你能少偷吃了啊,饿就饿着吧,小孩子啥呀不干,饿一顿死不了。”

  二伯娘刘翠萍给她家小龙掰一块窝窝头,倒三角眼一耷拉,就说出是非来,“娘,刚我看见三弟妹给小丫端了一大碗饭,我这人看见啥说啥,昨天我做晚饭发现你留出来的高粱面少了点,真不知道这一天天偷鸡摸狗的做的是啥事!”

  这一句话又触阮婆子的雷区了,一筷子飞到林美芬脸上“你还偷我屋粮!你反了天了!那个野种也值得吃我家的饭!”

  阮兰挡在林美芬面前,一双圆眼睛瞪的通红,“我娘没偷粮食!我们也没偷吃!小丫的娘是我娘的救命恩人,她是我妹妹,不是野种!”

  阮婆子扯过阮兰就要打,阮兰灵着呢,小腿一绕一曲给阮老婆子差点晃到。

  她打不到死丫头,抬手一耳光就打在小虎脸上,小虎眼泪唰唰的就掉下来,“呜呜呜,娘,奶奶又打我!”

  林美芬啥也做不了,当年她娘家发洪水全淹死了,就她还是被阮德军救了,阮家穷根本给三个儿子娶不上媳妇,她就自愿许给了阮德军。

  那时候阮家穷的揭不开锅,刚巧坊镇有个在煤厂烧锅炉又挖煤的苦活计,阮老婆子心疼二儿子,又想让大儿子上地干活,所以就让不受待见的阮德军离开还在怀孕的妻子和五六岁的女儿去了煤厂。

  阮德军刚干那几个月没开工资,阮老婆子就认为阮德军背着她藏钱,坐炕上跳脚骂,支使怀胎八月的林美芬赶紧去要钱,钱不拿回来,人也别回来了。

  林美芬坐牛车晃悠一天,刚到城里肚子就剧痛无比,下身还出了血,还好当时遇到了带着三四岁的小丫去探亲的沈医生,给送医院手术救了她一命。以至于过了几年沈医生得急病没了,小丫又在舅舅家受尽苛责,瘦得像纸扎的娃娃,哪还有当年圆圆滚滚的小模样,而阮德军也是个有血姓的,二话不说就把小丫抱回了香家村。

上一页15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