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怜在修罗场焦头烂额 作者:喻狸(上)

  文案:

  雪郁人乖脸纯,长得漂亮,虽然迟钝有点小笨但是钓男人一把手。

  某天他被系统卷进世界里,要求当个恶毒小炮灰,欺负主角攻受,攒够积分就能回去。雪郁对当大恶人信心满满,可每进一个世界,他都会哭着回来。

  -

  世界一:雪郁是和主角攻受一起合租公寓楼的室友。

  他每天都在想尽办法欺负主角,故意抱主角受让攻吃醋。

  后来他发现两人有点不太正常,马上坐车跑路,只是没多久就会被抓回来。

  主角受步步逼近,道:“就这么不听话吗。”

  雪郁惊慌往后退了几步,后背又撞上另一个男人的胸膛…

  世界二:雪郁是昏庸皇帝的鲛人玩宠,被豢养在后院的池子里。

  主角受每天上完早朝,都会拢他入怀,玩弄着他的尾巴,轻笑道:“这是你欠我的。”

  当朝宰辅是世人皆称赞的忠臣,冰清玉洁,可每当皇帝走后,他都会把水里满面氵朝红、使不上力气的雪郁偷偷带回府里。

  世界三:雪郁是患了间歇姓失忆症的男高中生,每隔几天都会忘记一些事情。

  总有男人找上门,说雪郁是他们的小男朋友。

  他们都在骗雪郁,但雪郁笨,谁说他都信,被几个男人轮番欺负,到最后都不知道谁是他男朋友。

  在又一个世界完成后,雪郁忍无可忍,红着眼圈,颤声问系统道:“恶毒炮灰不是我吗,为什么我老是被欺负?”

  1.脾气差看不起人最后还是变成舔狗直男攻x训狗高手漂亮诱受

  2.攻无情切片,和受有亲密接触的都是攻

  3.受是个废柴小笨蛋,万人迷不自知,大招就是脸,一天一个修罗场,上钩的男人只会多不会少

  4.受在攻融合前只是个勤勤恳恳走剧情的工作人,攻融合后才会有感情线

  内容标签: 无限流 系统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雪郁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累了,对付完一个又来一个

  立意:眼前坠入一片黑暗,也不忘有反抗命运的顽韧。

 

 

第1章 公寓楼合租室友(1)

  深冬的夜晚总是来得特别早,霜雪攒聚在石阶上,绵延万里。

  傍晚六点。

  体育馆传出些许骚动。

  结束一天的训练,众人捞起地板上搭着的外套准备去吃晚饭,厚重的大门在此时被推开,细雪悠悠吹进来,落在门口乌发雪肤的青年身上。

  那是个极漂亮的青年。

  青年穿着一身素净的羽绒服,围巾拥簇着白皙的下巴,那张小脸白腻如雪,嘴唇是浓郁纯正的殷红,偏生眉眼间绕着一股殊丽的病弱,仿佛漂亮却残缺的瓷器。

  他看起来和馆内几个精壮高大的男人格格不入,于是一进来,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有道细弱年轻的男声响起:“那是谁啊?”

  另一人放下怀中篮球,也压低嗓子说:“那是裴家小少爷,来找谢青昀的。”

  问话的男生顿时闭了嘴,显然也听过这个人。

  裴家权势滔天,任是谁提起都要敬三分,连带裴家唯一的小少爷,也没人敢得罪。可惜这小少爷长得漂亮,姓子却被养得骄纵跋扈,还有些难以启齿的特殊爱好。

  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谢青昀被裴小少爷强行包养了。

  男生偷偷觑了眼远处的谢青昀,以前他都是帮着别人一起痛骂小少爷的,可今天瞧见这小少爷,不知为何,产生了一种……谢青昀好像也不亏的想法。

  只是小少爷现在脸色不太好,这番架势,像是来找谢青昀麻烦的。

  谢青昀也看到了裴雪郁,微微皱眉,垂在身侧的五指蜷起,眼里情绪翻滚,有隐忍、有厌烦。

  他很厌烦裴雪郁在大庭广众之下找他。

  或许是受了寒,雪郁从大门走到谢青昀面前,咳了三四次,霜白的小脸晕出薄粉,以至于脸上也没什么好表情,语气冷淡道:“谢青昀,你是不是故意的?”

  谢青昀眉头皱得更紧:“……什么?”

  雪郁仰着一张脸,面无表情:“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谢青昀不耐地抿了抿唇,刚要再问,倏然停住。

  只见眼前低他快半头的男生微瞪着漂亮的眼睛,睫毛软软黏在一起,眸中水光潋滟,像是想哭又强忍着。

  ……他在委屈?

  委屈什么?

  脑中飞快过了遍有关裴雪郁的记忆,谢青昀才模模糊糊想起,今早裴雪郁似乎找过他,让他放学在校门口等着,但他当时有很重要的训练,匆忙应了声就抛之脑后。

  所以小少爷是没等到他,生气了?

  谢青昀嘴唇动了动,想解释,可想了想,裴雪郁邀他出去无非是想对他颐指气使,使一使金主的威风,他烦躁地微垂眼皮:“我忘记了。”

  说完,他静静等着裴雪郁大闹天宫。

  以前不是没有惹裴雪郁生气过,那时的裴雪郁不负众望,一通脾气闹得天翻地覆,他们之间见不得光的关系就是裴雪郁捅出去的。

  但以往张口便要大骂的青年,现在只是被他气得眼尾红了些,舔了下唇,道:“现在去也不迟,但我不想再有下一次,我是养了个情人,不是养了个祖宗。”

  谢青昀闻言掀起眼皮,淡淡看了雪郁一眼,黑如墨潭的眸中一片寂静,看不出情绪。

  雪郁翘了翘眼,琉璃珠似的眼睛还浮着被气出的水光,“看我干什么,你听到没有?”

  谢青昀静默片刻:“听到了。”

  雪郁冷着脸转身就走,谢青昀默不作声跟上去,外面小雪绒绒,一辆黑色轿车早已等候多时。

  脑中略显机械的系统音激动响起:【郁宝,你刚刚装生气的样子太逼真了,真有点金主那味了,厌恶值加了十个点呢,再努把力,很快就达标了!】

  雪郁软乎的声音有些委屈:“不是装的,我是真的生气,我等了他快十分钟,在这种风雪交加的天气。”

  虽然是在暖气足够的轿车里等的,但哪怕让金主等一秒钟,都是他这个情人的失职!

上一页147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