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反派洗白日常[快穿]+番外 作者:绪子鲸(下)

 

第83章 083.豪门abo

  凌笙气的脸都绿了。

  大嫂什么玩意儿?这种话……简直就是好像他和陆舷真有什么一样。

  杨沫雪也看出来凌笙的脸色不大好看了, 大概猜到自己说错了话。

  便有些讪讪地闭了嘴,尴尬地笑了一声。

  “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尽想这些……”未来的事情。

  陆舷忍不住感叹一声, 在心里安慰了一声。

  没叫错,只是提前叫了而已。

  “对不起啊,那啥……”

  “主要是你们身上的信息素,味道是结合体的味道……”

  杨沫雪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恹哒哒地嘟囔道。

  说不定只是互相做了一个临时标记而已啊!

  她这么说出来了, 可不就很尴尬了。

  陆舷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就看到凌笙的脸肉眼可见地,“刷——”的一下涨得发红。

  他想起了昨晚那个亲吻。

  昨晚那个……充满了怜爱和宠溺的吻, 是他记忆里的第一个。

  只可惜,那个吻不是给他的。

  凌笙昨晚没有躲开陆舷的怀抱,虽说他抵不上陆舷的力道,但是想要吵醒他是没有问题的。

  他那时候,犹豫了。

  陆舷给他的怀抱太温暖、让人想要依靠……的那份莫名熟悉感。

  很奇怪。

  这个时候的羞涩来的莫名其妙,甚至感到自己被亲过的脸颊也火辣辣的,心脏也忍不住跳的更快。

  凌笙的反应在陆舷看起来很可爱,但是他不明白为啥凌笙要红脸,像只炸毛的小兽一样瞪大了眼睛。

  信息素……交融在一起吗

  陆舷深吸一口气,闻到了甜甜草莓蛋糕的香味混杂着一些酒醇香气,好像的确是……两种信息素混杂在一起的味道。

  凌笙的信息素,是草莓蛋糕吗?

  陆舷心头忍不住跳动了两下, 突然觉得身上这股草莓的甜腻气息特别的好闻。

  这样可以四舍五入……凌笙和他亲密过吧!

  卑微陆舷压根没在意那股子白兰地的味道,所以非常陶醉的……赞美自己的信息素。

  两人的面色都变得有些发红, 陆舷大概还不是很明显, 仅仅是耳根变得有点发烫。

  可彼此之间的气氛, 莫名有了点不大自然。

  “啊啊……其实信息素染上这种也没有关系的……”

  杨沫雪还想要补救一下她嘴贱说出来的冷场发言,就突然被打断。

  “我们没亲过!!”

  凌笙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条件反射一样的反驳了一句,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脱口而出。

  等到说出口后,才更尴尬的发现自己这话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人家都什么还没说呐就这么急着把自己卖出去吗QAQ

  “啊……亲啥?”

  “什么亲过了?”

  杨沫雪挠挠头,求助姓的看向陆舷。

  她是不是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啊!!

  “没事!没什么的!!”

  凌笙不想讨论这个话题,把头低得很低,拒绝他们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他有点害怕,不想让陆舷知道不小心亲过他的事情。

  害怕……

  知道那个人的名字。

  **

  “这样子差不多可以出院了,千万不能再出现不服医嘱的情况了。”

  医生头疼的看着面前的少年,遇到这么不听话的病人,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是金屋里的小少爷,打不得说不得,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

  凌笙低着头“嗯嗯”了两声,但凡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他的不从心。

  ——反正他还会再来的不是么。

  医生大概也能看出来这小朋友对心思完全不在他身上,气的更是想把这小孩拖出来揍一顿。

  小孩子怎么就这么熊呢!不听话到时候哭的还不是你吗?

  凌笙低着头发呆,突然脑袋上感觉到一阵力道,把他的头给按了下去。

  凌笙:???

  按着他头的手动作略带着粗鲁,陆舷清冷的嗓音淡淡的在上方想起。

  “给我好好听着医生说话。”

  和陆舷的力道比起来,凌笙的力气像是挠痒痒一样,根本起不了任何有意义的反击。

  只能被迫耷拉着脑袋,对着医生咕咕囔囔的道歉。

  怎么看都是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

  医生才不管他情不情愿,看见监护人出来后整个人都恢复了活力,重新对着好歹有点态度的小孩儿对牛弹琴。

  凌笙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对于陆舷逼迫他听医生说话的行为非常不爽。

  到现在来装什么好人。

  他身体是这样子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要是听医嘱有用的话,他怎么还会受这么多年的罪?

  陆舷还真的就是一字一句的认真在听,下定决心要管好凌笙了,就得把人给看好了。

  可惜小朋友压根就不领情,一出门就开始尖酸讽刺阴阳怪气。

  “你就这么闲,什么事情都要管吗?!”

  “不知道还以为你是真的关心人呢,整着那一副虚伪的样子给谁看啊!”

  这么刻薄的话凌笙还是第一次说,但他心里就是有这么一股恶气想要发泄,见到陆舷心里就恼火。

  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对着陆舷的态度和一开始截然不同。

  至少没对着他笑得那么丑了。

  陆舷捏了捏小孩的脖子,成功的把人吓出一身鸡皮疙瘩后,就轻笑了一声。

  “怎么虚伪了?我留着的可是个继承人,而不是个病痨子。”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没等凌笙把话说完,就听到了一声刺穿耳膜的尖叫声。

上一页12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