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反派洗白日常[快穿]+番外 作者:绪子鲸(上)(3)

  而原主就在这个时候找到他,和他全盘托出。在顾晏极度震惊和愤怒时,原主告诉他,这就是试图靠近主角受的下场。

  陆舷:0.0

  “哇哦。”

  “不愧是反派,钱永远不花在正途上。”

  【这个不是重点!!!】

  系统讲完剧情后差点裂开,为什么这个宿主永远抓不住任务中心!

  【重点是,你得想办法让炮灰知道,你不是坏人!】

  陆舷:“……”

  他也想啊,可是原主都把别人弄糊了,搁着谁要原谅你啊!

  顾晏原本没注意路边停着的车,只是陆舷放下车窗盯着他看的时间过长,他原本因为彻底糊了就对黑粉这类的相当警惕,马上警惕的看了过去。

  陆舷反应迅速,就连系统都没反应过来,他“唰”地低头,做贼心虚的躲开了顾晏探究的视线。

  幸好车身空间大,他矮下身躲起来不会很困难。

  【??你躲什么??】

  “我先平复一下心情,准备一下面对被害人的心情。”

  陆舷说着,叹口气打开了车门,和顾晏撞上了视线。

  顾晏的视线落到那个车主的身上,对上主人的脸时,顿时像只炸了毛的猫一般,猛地窜到了长椅后面。

  他眼睛里满是惊恐,陆舷顿时就不敢往前走了。

  “你要做什么?!”

  顾晏四处看着,他找不到可以防身的工具,面前人给他带来的恐惧根本难以抹消。

  陆舷:“……”

  我说我是党员不会干坏事你相信吗?

  “光天化日,你还怕我绑你走啊?”

  “放心,我也算个公众人物,只要你别动白白,对付你只会浪费资源。”

  陆舷的表情平淡,看着顾晏时和看个陌生人没区别。

  顾晏盯着他,没放松警惕,他喘着气,沙哑地开口。

  “那你现在就走!我不看到你就很好了!”

  细听之下,强撑的声线里有一丝尖锐的颤抖。

  “很抱歉,暂时还不可以。”

  万一顾晏被主角干掉了,他这个反派是彻底没有洗白的机会了。

  “在白白的事业稳定下来之前,我必须监控着你,以免出现什么乱子。”

  这话在顾晏耳朵里,不亚于拉响了一级警报。

  他瞳孔微缩,看着陆舷时眼里满是敌意,仿佛下一秒就要扑上去咬人那样。

  “你滚!我不会对蒋白做什么!少把你那套心思用在我身上!!”

  他从头到尾就没想过针对任何人,却不明白为何,被所有人针对了。

  世界待我与□□,却要食之为蜜糖?

  多么可笑。

  陆舷沉默了一下,又抬头深深看了顾晏一眼。

  此刻的顾晏如同遭受到威胁的小兽般狂躁不已,根本听不进他的话。

  “不是用心思,我不会把白白赌在你身上。”

  说完,陆舷像是懒得和他废话一样,转身就走。

  顾晏一怔,他看着陆舷毫不犹豫转身就走的背影,心里害怕不已。

  他的手里藏着一块长椅后面草丛里摸到的瓷片,因为过分紧张,手里捏得很紧,手心微微被割出了血来。

  陆舷没把他抓起来,仅仅是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

  顾晏却更难过了,他听到对方最后一句话时,突然茫然失措了下来。

  陆舷是不愿意拿蒋白来对他以身犯险。

  那他呢?为什么他就要因此成为被抛弃的那个啊?

  他和蒋白一个大院里长大。

  蒋白被陆舷当做珍宝一样喜爱,甚至连丁点闪失都不愿意。

  而他却只然一身。

  无人在乎。

  **

  【宿主,为什么走了?】

  系统不解地看着陆舷行云流水的上车走人,还以为他又要消极怠工了。

  “你没有研究过人类行为学吗?”

  陆舷一边开车一边淡淡地问。

  【……没有。】

  “那你们系统的数据还挺不完善。”他中肯点评。

  系统一哽,懒得跟他废话,直接下线了。

  陆舷没继续和顾晏说下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对顾晏造成的伤害根本不是他口头上几句可以解决的。

  试问,如果真的有个人试图毁坏你的一切并且成功,见到他时不提刀杀人也是刻骨铭心之恨。

  语言永远都是苍白无力的。

  陆舷需要契机,能改变这一切。

  而时机,来得很快。

  不过一个星期之后,陆舷在凌晨两点的时候,被系统尖锐的警报声给刺激地从床上支凌起来。

  他坐在床上,脑壳突突地疼。

  顾晏出事了。

  即便是陆舷让系统盯梢,但是顾晏全网黑的身份让他黑粉的强大不容小窥。

  他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保护,被黑粉找到和恶意报复只是迟早的事情。

  青年被人恶意喷了辣椒水,还被泼了硫酸。系统传给陆舷时,顾晏身上的白T已经脏了,裸露出来的皮肤遍布着青紫。

  若不是顾晏拿手抵挡了一下,他现在就应该毁容了。

  手肘部分,有了一大块血肉模糊的腐蚀伤口。

  陆舷按照系统给的定位到现场时,那几个蓄意伤人的黑粉还没离开。顾晏蜷缩着,用手和胳膊护住脑袋。

  刺眼的车灯一照,几个人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不自觉向后退了几步。

  陆舷哪有心思理那群傻逼,一门心思全在顾晏身上。

  那伤口光是看着都心惊肉跳,让陆舷少的可怜的同情心终于放在了顾晏身上。

  青年看起来太脆弱了,好像一只颤巍巍的蝴蝶即将被折去羽翼。

  顾晏的视野变得模糊不清,全身的痛楚几乎把他淹没,火烧一般的感觉让他几乎崩溃。

  黑粉看到人来了只觉得不好,实在不能想为什么晚上两点还会有人在外面!

  他们想跑,却被男人冰冷平淡的语气定在了原地。

上一页136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