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妖+番外 作者:灰谷(上)

文案:

  身为一个岌岌可危的傀儡小皇帝,

  萧偃每天只CAO心如何让自己吃饱。

  直到有一天他在地下密室发现了一块黯淡宝石。

  宝石里有一只来自于异世界的巫妖。

  法力耗尽魂体撕裂,他只能屈居在魂匣之中。

  但即便是这样,他偶尔施展的妖力也已是不凡。

  小皇帝为了恢复巫妖王的力量,为了自保,

  开始不断为巫妖寻求力量之源。

  有一日,巫妖终于拥有了化为人形的力量。

  苍白的肌肤,金色的眼眸,犹如雪山之巅的冰冷容颜。

  小皇帝忽然明白了,什么叫一见钟情。

  他是朕的妖。

  多年后,小皇帝力挽狂澜,匡扶社稷于危难中,

  万民臣服,气运加身,实至名归。

  但向来宵衣旰食、勤于政事的天子,

  却把政事转给了追随多年忠心耿耿的能干大臣们。

  只携着巫妖游玩终日,

  品茶、酿酒、登高塔。

  骑马、比剑、游湖海。

  说好了做个名垂千秋的明君圣主呢?

  巫妖不满地注视已经长大的皇帝,

  威重令行的皇帝含笑替他整理衣带,

  从宽大袍袖里牵出那枯白骨手,

  握着骨腕慢慢道:“阁下寿与天齐,朕却只得百年,过得一日,便少一日。”

  “朕舍不得。”

  是夜,巫妖手撕虚空,将肆虐冰渊多年的冰霜巨龙屠了。

  天亮,帝膳多了一道巫妖亲手制的肉羹。

  巫妖一如寻常的冷淡:“此乃龙心,食之可健体缓衰。”

  “吾与你,不止百年。”

  皇帝受,巫妖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偃,九曜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当东方皇帝遇上西方巫妖

  立意:守护陪伴与成长

    作品强推:这是一个讲述西幻世界的巫妖王与古代东方傀儡小皇帝在古代宫廷中相伴的故事。小皇帝深受太后、权臣、女干宦的挟制,被完全架空了权力,身体孱弱多病,行动完全受到严密控制。巫妖王因为魂体虚弱,只能依靠小皇帝的龙气来恢复魂体。他睿智博学,冷淡偏又温柔,偶尔施展小法术为小皇帝解困。小皇帝得到了巫妖王的帮助,靠着自己的聪敏,施展权谋,逐步将自己身上的枷锁打破,逐渐成长成为一个合格的英主人王。

    本文题材新颖,西幻冒险史诗故事与东方宫廷含蓄婉转的权谋故事很好的结合在了一起。文笔流畅细腻,人物设定立体丰满,主要角色的人物形象贴切符合其西幻和东方背景,故事场景华丽绚烂,人物情感真挚动人,情节推动合理而又大出人的意外。尤其是小皇帝的东方宫廷世界与巫妖王的西方幻想世界的构建,令人印象深刻,如临其境,是一篇值得阅读的佳作。

 

  # 上卷 雏龙之翼

 

 

第1章 小皇帝

  大殿幽深,帷帐低垂,昏沉光线中,赭红色圆柱旁伫立着一对细腿尖嘴的暗金铜鹤,嘴里一缕轻烟袅袅浮上,又缓缓散开,空气中满是龙涎香独有的深邃悠长的香味。

  寝宫里长年累月的熏香在帷帐旁,以至于床帐、枕边都是这种细腻绵长的幽香,萧偃并不反感这香味,但这一刻他除了分心在那袅袅若隐若现的烟上,却也没别的事情可以做。

  老太医江暮书闭着眼睛,摸着萧偃的手腕,按了许久,又请了另外一只手,继续按着数脉,久久不语。萧偃靠在大迎枕上,几乎疑心江老太医已睡着。

  但他许久以后还是微微睁开了眼睛,恭恭敬敬将萧偃的手腕请了回去,颤巍巍退下阶下,旁边的内侍连忙上前问:“圣上龙体如何?”

  江老太医恭恭敬敬含含糊糊说了一通胃脉沉细,胃气不升等等一通大家都听不懂的云里雾里的话,才给出了结论道:“皇上只是脾胃不和,清淡饮食,调养几日就好了。”

  萧偃长长吐出一口气,知道这次又逃不过饿几日了。自自己懂事以来,只要有个什么身体不舒服,伤风头疼,肚子疼身体乏,每次都是江老太医给他把脉,每次他来把脉后,他就得清清静静地饿上几日,除了米汤清粥,什么都不进……

  之前江小太医就好多了,还会给他开点茯苓饼八珍糕,没那么难捱,但小江太医只有江老太医身体不适不能应诏进宫的时候才轮到他来给自己请脉……

  想到那钻心的饿,他脸都青了,闭上眼睛装睡。少动点,饿得慢一些,到时候能去哪里偷点吃的呢?

  宫里干净得耗子大概都饿死了吧。

  太医下去了,伺候着的御前内侍总管也去和摄政王、太后那边复命了,萧偃起来喝了一碗清粥,果然不多时,太后跟前的龚姑姑就来了,腰身笔直,扶手低头在下边问:“太后娘娘听说圣上龙体欠安,十分担忧,遣奴婢来探问,娘娘正在读经供佛,待经读完后就亲来探望圣上……”

  萧偃娴熟回道:“劳母后挂心了,朕安,万万不敢惊动母后圣体,请龚尚宫回去,千万劝阻母后,朕这里有病气,冲撞了母后可怎么得了,还请龚尚宫费心了。”

  龚姑姑连忙含笑道:“皇上这是孝心一片,奴婢必回去上复,还请皇上清静休养,有什么需要的,只管遣人来说,太后娘娘再无不许的。”

  萧偃微微点头,又命身边人送龚姑姑出去,才缓缓放松下来,只觉得这一番母慈子孝的例行应酬,都累心得不了,刚刚吃进去的粥,感觉就已见了底,肚子已开始感觉到了空虚。

  他起了身来,披了冬裘,慢悠悠去上书房,既然不舒服,那功课自然是不用上了,但也不至于躺在床上,他只借口去书房里找书打发时间,小内侍们紧紧跟着他。

  窗外仍是一派冬日萧索之景,萧偃拥紧裘衣,知道借游园之时薅点野菜叶子和果子充饥是做不到了,上书房里肯定点心也都撤了,他只能尽量少动,这样才能让那点清粥在肚子里待的时间久一些。

  他进了上书房,拿了本书开始静静地看,不多时磨好墨的小内侍果然也懈怠了,毕竟小皇上一开始看书,那就是看许久,很快他们陆续悄悄退出了上书房,萧偃知道,他们是去东侧的门房里赌钱去了。

上一页107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