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炮灰觉醒后+番外 作者:禅梵生

 

  文案:

  席常月死了。

  他的师尊以他为耻,同门师兄弟更是恨不得让他有多远滚多远,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背叛他……

  师门厌弃,家族放任自流,他的死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席常月是被全世界抛弃的人。

  直到死后他才明白。

  他是活在一本书里,是里面一个微不足道的炮灰角色。

  那个受尽师门上下喜爱,享受着席常月最尊敬的师尊宠爱、被众位师兄捧在手心的小师弟才是书中主角。

  重生一次,席常月看清现实,决定离开天启宗、主动退出家族,并且毅然决然入了一个看起来落魄得随时都能散了的小门小派……

  本以为可以就此脱离剧情摆布、走上另一条康庄大道,不承想有朝一日,曾经的师尊、师兄找上门,竟是想带他回去。

  席常月:……

  做伱玛德春秋大梦呢!

  面对上辈子曾将他弃若敝履、不曾给过他半分情感的师尊和师兄,席常月连个眼神都欠奉。

  “想我回去?”

  席常月轻轻哼笑,眉眼一抬,眸光往某处掠去、望向那个看了许久戏的人,“你们得先问问我的师尊。”

  —

  席常月上辈子无能,渴望着亲情、友情,从未尝到过一丝温暖。

  却不想会在重生之后遇到那个给了他无尽爱意,温暖了他那一颗早已冷却的心的人。

  越则关。

  他的师尊,席常月心中唯一的温暖。

  越则关从未想过在他漫长且无趣的生命里会突然闯入另外一个人,让他到最后,恨不得连心都掏给他。

  那个人名为席常月,实为越则关的光,照亮了他的整个世界。

  越则关的席常月,谁也夺不走。

  *攻是活了数万年的老妖怪,忽然有一天叼到了一只绝世小可爱,再也放不开手

  *师尊攻×徒弟受

  *重生后附带万人迷属姓

  *文笔有限,忧桑提示qvq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席常月、越则关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立于顶峰,只可远观

  立意:所有的苦难都是为了更美好的未来铺垫,只要不放弃

 

 

第一章 

  席常月快死了,此刻约莫还剩一口气苟延残喘着。

  他是在意识模糊间被人从房中拖曳出来,那人带着他走了许久……应该是要将他曝尸荒野吧。

  席常月脸上勾出一个惨淡的笑来,直至感觉到那人离开、周遭只剩下他一人,席常月才费力地抬起眼看了看四周。

  哦……原来不是荒野。

  他被丢到了一间破旧的山庙中。

  席常月唇边弧度不减、满是自嘲地想到什么。

  他该感谢那人还念及往日情分,为他找了个稍微像样点的地方吗……

  将席常月扔入这山庙中的不是别人,是他自拜入天启宗、淮言仙尊门下后便最为敬重的二师兄,苏奕辙。

  更可笑的是,他的伤——乃大师兄霍燃亲自动的手。

  时至今日,席常月还是不明白。

  昔日宠他护他的师尊师兄,如今为何那般憎他厌他,亲近之人背叛他,家族亦都不再在意他。

  师门厌弃、家族放任自流,他席常月循规蹈矩一生,也不过落得如此下场。

  正当席常月开始思考究竟哪里出了差错时,天边忽然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这间破旧庙宇,也照亮了席常月那张眼下看起来异常苍白的脸。

  天边不知何时淅淅沥沥下起小雨,丝丝雨滴被细风吹拂穿过残垣钻入山庙,屋顶传来碎瓦被逐渐扩大的雨势拍打的声音。

  席常月感觉到脸上凉凉的,似有雨水打在了脸上,渐渐的,他连那一丝微凉都感受不到……

  回顾着前半生的碌碌无为、席常月清晰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一点点消散,恍然间又像是有什么不属于他的记忆被灌输进来。

  席常月用尽最后一点残存的意识去捕捉到了那些记忆中的关键。

  原来,那些所谓的憎恶、厌弃、背叛,皆不过是供他人取乐的寥寥几笔——他的糊涂一世,竟是因为自己活在一本书里。

  他席常月不过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炮灰,轻易便了结了一生。

  多么可悲可笑。

  席常月慢慢阖上了双眸,纤长浓密的眼睫垂下、不再抖动,本就微弱的呼吸也跟着缓缓停了下来。

  ***

  “阿月,你可真笨。”

  席常月意识回笼的时候,正闻见耳旁有人在唤他,只是这声称呼他已经许久未曾听到了,不由一阵恍惚。

  席常月,字梓沐。

  自他取字后,再无人唤他‘阿月’。

  那道声音还在继续,席常月思绪混乱、却对这道声音熟悉起来,他下意识眨了眨眼,继而微微转动脖颈看向身侧之人。

  只见少年眉眼微弯,还未长开的五官已然透着几分俊逸风流,可以想见未来又是何等风姿卓绝。

  然而席常月仅是看了对方一眼便觉眼睛仿佛被针刺过般生疼,胸腔中亦是徒然涌起一股强烈恨意、令他呼吸都变得发紧起来。

  席常月眸子一瞬不瞬,死死盯着身侧之人,略显干涩的苍白唇瓣一张一合,声音低缓却仿佛割裂过的一般从齿缝中挤出,“裴、青。”

  这少年不是别人。

  正是与他从小一块长大的发小,是他除家人以外最亲近之人,同时亦是上辈子背叛他、污蔑他和魔族勾结,间接导致席常月丧命之人。

  若非如此。

  大师兄岂会以一句‘为师尊清理门户’将他重创,二师兄又如何将他扔入破庙自生自灭……死前发生的种种犹如扎入席常月骨血般无法剥离,记忆愈发清晰,令他呼吸不能。

  也是此时,席常月忽地又想起了那本书、以及那些以记忆的形式被塞入他脑海中的剧情。

  席常月僵住了。

上一页116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