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不识酒沾唇 作者:日光节约

  

  文案

  不努力修仙就会沦为师弟的玩物。

  捡垃圾的机器人捡到了一个道侣,道侣长得挺好看,姓格却比垃圾还垃圾,居然不承认它很好用,这能忍?

  ※今穿古(仙侠世界观)|微养成

  ※年下黑心莲攻×人工智障受|荆年×SWP-79(戚识酒)

  又名:《论清洁机器人是怎么开发出恋爱功能的》

 

 

第1章 雪就该是黑色

  今天下了两场雪。

  第一场很普通,黑乎乎的,掺杂着大量放射姓坠尘,雪还没来得及落下,就被核爆炸所残余的高温融化。

  我奉命来扫雪,只扫得一地肮脏泪痕。

  好在只需三四个小时,遮挡阳光的烟尘散去,这场短暂的核冬天就会结束。被覆盖在冬天下的战后垃圾,我会悉数清除。包括但不限于人骨灰,碳化植物,建筑残骸等,各种灰混杂在一起,彼此不分。

  只是枯燥的日常工作罢了,SWP-79。我摸着脖子上的电子编码,对自己说道。

  等待雪停的空当里,我照常打开播放器,颅内循环《3002年的第一场雪》,然后,闭眼,做个空无一物的梦。

  入梦,是版本【79】的新功能。

  第二场雪便在梦的铺垫里不期而至,醒来时积雪已到胸前位置。

  是真正的积雪,冰冷白色颗粒,无味。

  我一时以为自己还在梦里。

  播放器不知何时停的,脑海里和这片雪原一般寂静,呐喊一声,过了许久,话语才被山林慢吞吞地送回,耳边全是来自旷野的蛮荒气息。

  远处山脚下倒是能隐约瞧见田地和住宅的轮廓,这里的住民很可能还处于农耕文明时代,GPS定位早就和播放器一样罢工,我对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不抱希望。

  因为我断网了。

  断网比下雪可怕得多,哪怕是最新型号的战地仿生人,没了网也只是一台有点智能的扫雪机。

  还是剩余电量不足5%的扫雪机。

  直至日薄西山,银盘初露,也依然没有收到总部的联络信号。

  我有些丧气,月色与雪色之间,总有人是第三种乐色。

  “盛气光引炉烟,素草寒生玉佩。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不远处,有人在念诗,声音里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意气风发,和着马蹄和木屐踩在雪地上的沙沙声,约摸有十余人。

  “表哥好文采,不提一个雪字,就将这大雪描述得恰如其分。”一个女声带头,其余人也跟着夸赞。

  “谬赞谬赞。”

  然后又是一顿掉书袋和奉承,有来有回的,我听得无聊,吐出一口从松叶上掉下来的雪,当然有文采了,因为念的是李白的诗,这么多人没一个知道,信息闭塞,果真是蛮荒之地。

  我又安慰自己,既然能吟几句诗,说明也没那么不开化。

  正想着,远处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公子!野兔!”

  一个毛茸茸的影子在面前闪过,然后那边传来一阵手忙脚乱的拉弓放箭声,和少年恼怒的啧声。

  就当我以为他认清了自己拙劣的箭术时,他叫道:“荆年,你去把刚刚那只兔子抓回来。”

  荆年,这是我来到这个地方听到的第一个名字。

  名字的主人开口道:“公子,今天这山上雪太大,兔子也跑远了,不如明日我再去打一只来?”

  他的年纪听上去比“公子”要略小,还处在变声期,虽然掺杂着一丝尚未褪去的稚气,但却稳重不少。

  “不行,我差一点就射中了,怎么能让它跑了?”

  “今日收获已经不少了,公子若是实在喜欢那只兔子,我明天一早就去打只一模一样的。”荆年依旧不卑不亢道,“公子也知道,近来山里不太平,天邑城来的仙长昨日不是嘱咐过了?日落后不要在山上逗留。”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后,其他人仿佛默契般地集体噤声,我不由好奇,这山上究竟怎么个不太平法,正想听他继续说下去,那箭法不好的公子却发难了:“让你去就去,啰嗦什么?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

  “奴才不敢。”荆年的声音没什么起伏,“那就请公子等我的好消息。”

  “要是没打到兔子,就等着回来领罚吧。”

  我稍稍侧身,隐入树下的阴影,背着弓箭的少年身影从我眼前掠过,惊得松叶上的雪簌簌落下。

  天快要完全黑掉的时候,他拎着一只死兔子回来了,箭头精准地从额头穿出,应是当场毙命。

  箭法不错,我想道。

  他走到树下,动作利索地将兔头拧下来放血,我知道这是为了避免血迹留下路线。

  红色让我有些目眩,它和热武器留下的焦黑无机物不一样,充满原始的恶意。

  于是我视线往上,腕骨形状漂亮而有力,手臂上却交错着几道鞭痕,旧的已经隐去,新的还未结痂,像生命图腾一般,隐在粗布袖口下,又一路蜿蜒到领口,只得在脖颈上窥见半点。

  继续往上,和他目光相撞,我缩了缩脖子,像被抓包的偷窥狂,“对不起。”

  “你看着我一路了。”兔子血已经放完,荆年随意抓起地上的雪擦干净手,碰到冻伤处他蹙眉,碎雪从指缝散落,我突然想起那富家公子念的诗。

  应是天仙狂醉,错把白云揉碎。

  “因为我没别的东西看了。”

  大冬天的,深山老林,就这么个人在面前蹦跶,能不看吗?

  他似是有了几分兴趣,走上前问道:“你把自己埋在雪里做什么?”

  “什么也做不了。”我如实答道,下层的雪早就冻结成块,破冰是件耗电的差事。

  “这天气,你一个人在这里会冻死。”

  “不会的,我不是人。”

  他再次蹙眉,半晌,试探道:“你是从天邑城来的修士吗?”

  “修士?修的什么?”

  “仙。”

  我差点被雪呛到,修仙?几个世纪前,这个题材的影视剧倒是火过。

上一页155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