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A后商业对手变成了O+番外 作者:芒果像鱼

 

  简介:

  不知ABO为何物却偏偏穿到ABO世界的攻/暗搓搓主动追求老攻的受

  封绰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八岁,九月份正好上大学。他以为自己是重生,没想到是穿越,穿到平行ABO世界……

  再之后他发现陆寻是自己的大学同学……

  陆寻何许人也,好事媒体所称唯一能与商业新秀封绰势均力敌的对手。话虽然有水分,但封绰的确欣赏他,觉得可以交个朋友。

  然后……

  独处时,陆寻悄悄放出信息素

  封绰:(把眼睛从书上离开)甜橙味的香水不适合你,太女气了,换一个吧。

  旅游时两人住一个房间,陆寻故意不打抑制剂

  封绰:(一把把陆寻抱起来)你们先玩,陆寻发烧了,我带他去医院!

  陆寻抓狂:封绰你个憨批大直男,老子是在勾引你啊啊啊啊

  封绰无意识撩人,引来一众狂风浪蝶的omega,陆寻立即跳到封绰怀里,宣布主权:这是我的A,你们都给我滚开!

  封绰后知后觉:陆寻是不是暗恋我

  众吃粮吃到撑的单身狗:男神你们要点脸吧。

  注意!

  ABO文,不出意外会有生子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豪门世家,情有独钟,甜文,现代,主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绰┃配角:陆寻┃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脸懵逼的恋爱日常

  立意:珍惜友谊,守护爱情

 

 

第一章 

  —壹—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台的窗纱洒进房间,封绰像往常那样睡了一觉醒来,但是他却发现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眼前的房间明显不是他昨晚上躺下去的那一个。

  封氏是整个华国都鼎鼎有名的大集团,而封绰年少掌权,为了处理事务方便,早年就从家里搬出去了,搬到市区他自己买的一栋复合式房子里去住。

  虽然因为他的早熟,两个房间的装修风格都相似,但是有一点是绝对不同的,让封绰第一时间产生了疑问。

  那就是窗外本该是高楼大厦,夜晚灯火璀璨,而不是像现在一样,绿树成荫,鸟语花香,这是他家庄园里才有的景色。

  封绰一下子从床上起来,走到窗台边,往下看去,下面有佣人正在给花坛里的名贵花草浇水,果然是他家里的老宅。

  封绰又向房间中的立身镜走去,镜子中的人的确是他,只不过显得却青涩了许多。

  他掌权封氏之后越发不怒自威,绝对不是现在这样一副青春年少的样子。

  难不成,他还重生了?

  封绰皱了皱眉。

  封绰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十分艰难地想起几年自己前用过的密码,然后打开了手机。

  看着手机上的年月日,封绰更加确定他可能真的遇到只存在于小说中的重生了,2013年,这明显是他十八岁上大学那一年。

  确定了这个事实,封绰一下子放松下来。只是心里有些不理解,他又不是有什么遗憾要弥补的人,天之骄子的出生,顺利掌权封氏之后全国都知道他的名字,为什么会重返十八岁呢?

  他经历的大事太多了,十八岁这一年也不特殊啊。

  环视了自己的房间一圈,封绰觉得有点不协调,眼前的房间好像和自己记忆中的有些不一样。

  似乎多了一些小东西。

  譬如他拿手机时,手机旁边那个手环以及一盒看起来像是膏药贴的东西是什么,封绰完全想不起来。

  可能是他记忆太久远了吧。

  封绰这样想到。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管家的声音响了起来。

  “少爷,早饭好了,你起来吃吗?”

  这是钟叔的声音,就算几年后他回家时也还能听到,于是封绰一点也不陌生地答道:“好的钟叔,我马上下来。”

  丝毫看不出他几分钟之前才经历了重生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换好衣服以及洗漱下楼之后,餐厅中佣人早就把早餐准备好了。

  这个时候封绰的衣服还以休闲装居多,不像几年后,一打开衣柜只有不重样的西装,各式花纹的领带以及价值不凡的袖扣。

  封绰在餐桌上落坐吃早餐,钟叔一边给他端了一杯牛奶来,一边说道:“少爷,京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已经寄来了。”

  封绰点点头表示知道,既然他重回了九年前,那么得到京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比起这个,封绰更关心另外一件事。

  “钟叔,我爸和我妈已经去环游世界了吧。”

  钟叔和蔼地说道:“是的,先生和夫人昨天就走了。少爷你随时可以去见公司那些叔叔伯伯们。”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封绰的父亲封豪同志豪气无比的CAO作,封氏那么大的集团,竟然敢直接扔给十八岁的儿子。

  也是因为封豪同志这个豪气无比的CAO作,封绰十八岁就开始执掌集团,忙得像条狗,以致直接错过了精彩的大学生活。

  封氏集团有多大,里面资历高的董事多有难缠,封豪同志好像根本没有考虑过,或者他考虑了,但是对自己的儿子非常有信心。

  上辈子忙得日夜不分的时候,封绰甚至也冒出了这样的想法,那就是赶紧生个儿子,培养到十八岁之后把集团公司甩给他,自己去环游世界去。

  封绰这个时候终于明白封豪同志从小抱着他办公处理事务,主持会议,接见公司各大董事的险恶用心了。

  吃完早餐之后,封绰拿过管家给自己端来的牛奶,一口喝下,然后道:“钟叔,今天你陪我去公司吧。”

  钟叔是个头发半花白的中年人,才五十岁出头,但是他从来不愿意把自己的头发染回黑色,每日穿着妥帖的西装,负责封家里里外外的事务。

  但是钟叔不仅是个管家而已,封氏集团中还有封豪同志赠送他的股份,所以钟叔对封家忠心耿耿。

  “好,钟叔陪着少爷。”

  得到钟叔的回答之后封绰点点头,去换了一身衣服。

  都回到十八岁了,这次他不打算再错过多姿多彩的大学,所以有些事情必须要赶在开学前处理稳妥。

上一页8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