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丧尸过分可爱 作者:天草纯一

 

  文案:

  倒霉的淮右在穿越到末世后,先是被同伴当成诱饵抛下,后又在废墟底下扒拉出一只丧尸。

  盯着废虚下半张凶恶的脸。

  淮右:“打扰了。”

  他随手又给人(丧尸)埋上,正好有人给他递砖。淮右一句谢谢刚说出口,就看到了一只更大的丧尸。

  然而这只丧尸不止不咬他,还总跟着他。

  丧尸拿着花向他求爱:“吼~”

  淮右看着吭哧吭哧想咬他的变异食人花:“我不要,谢谢。”

  丧尸送来美味可口的食物送关怀:“吼~”

  淮右看着那只可以腐蚀生铁的溶液蛙:“我不饿,谢谢。”

  丧尸对他疯狂踮jio双手比心,淮右深刻意识到:嗯……这货脑子可能不太好使,就让他帮自己打水伐木挖矿。

  一次淮右好不容易找到了稀有资源,却碰上了其他人,对方仗着人多,不屑道:“什么路数就想说这东西是你的?”

  淮右嘬了一口奶茶,不紧不慢:“谁找到的,算谁的。”

  几人想上来硬抢,一只丧尸却突然走出来:“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丧!尸!皇!”

  几人吓得连滚带爬,往草丛钻往树上爬,却发现淮右还站那儿用吸管戳杯子里的珍珠。

  “你怎么不跑?你不怕他吗?”

  淮右:“谁?”

  看了一眼身旁的丧尸。

  淮右打了个饱嗝:“哦,这我养的宠物。”

  且看让人闻风丧胆的丧尸皇,带着一帮小弟一朝沦为(工)宠(具)物(人)。

  #用黑暗中白洁的拼图,换回丢失在烈火中的太阳#

  本文又名

  《我在末世当驯丧师》

  《丧尸为我搞基建》

  《今天丧尸追到淮哥了么?》

  《就算追求者是丧尸,也要有车有房》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未来架空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淮右、段游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会比心的丧尸皇见过吗

  立意:在困难的环境中坚强,在遭受苦难后依旧保持善良

 

 

第1章 

  “艹!又是空的!”伴随着一声咒骂,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商务男一脚踢翻了旁边破旧的塑料椅。

  坐在一旁的中年男人见状微微皱眉,对他的举动感到不耐:“你当心点,别把附近的丧尸引来。”

  商务男:“怕什么?反正我们剩下的食物不多了,再搜不到物资,我们早晚都得饿死。”

  此时的淮右正坐在一块空心砖上,双手聚拢,努力朝面前的水壶里聚水。

  他集中注意力,在掌心间逐渐而缓慢的聚起一团雾。再渐渐凝结成细小的水珠,然后就看到细小的水珠汇聚成一颗玻璃大小。

  啵!的一声,掉进了面前的水壶里。

  这一系列CAO作看的商务男眉尾都跟着抽搐了一下。

  他走过去拿起淮右面前的水壶晃了晃:“你这半天就弄出这么几口水?”

  淮右呼了口气,抬手擦了擦汗:“我有点累,休息一会儿。”

  淮右说完就离开了空心砖,坐到了墙根下休息。

  商务男看着他,眉头皱成了川字:“你不是才休息过吗?”

  淮右靠着墙闭上了眼,满脸的疲惫:“这个实在太费神了。”

  商务男:……

  事实上淮右穿到这个荒芜的末世还不到两天,他除了跟着面前这两个所谓的同伴四处奔波之外,就是使用异能,储备三个人每天需要喝的水。

  虽然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能通过异能获得干净的水是一件很不错的事,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淮右这个身体太瘦弱的关系,导致他的异能也很弱鸡。

  一整天下来,弄出来的水,最多就一壶,加上现在处于夏季,三个成年男人根本不够。

  身旁是商务男骂骂咧咧的抱怨声,淮右并没有理会,反而直接躺下了。

  末世,异能,变异,丧尸,这是淮右目前知道的信息。这处破败还未倒塌的房子,也只是他们今晚暂住的地方。

  虽然环境很恶劣,但是淮右原来所处的地方,也好不到哪儿去,所以相对还算适应。

  睡吧!其他的事明天再说,虽然还需要再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生态机制。

  很快,淮右这边就没了动静,商务男看了他一眼,不耐道:“睡觉倒挺快。”

  气氛安静了下来,商务男像是没了原来的火气,忽然对中年男人道:“我们的食物,只能撑两天了。”

  中年男人看着熟睡中的淮右,也淡淡开口道:“储备的水看来也撑不了多久了。”

  *

  早上天刚亮,淮右他们就准备上车离开这里。

  淮右打着哈欠跟着他们出了屋,脸上还带着倦意。他刚伸了个懒腰,四周就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声音让他们纷纷脚步一顿,随后就听见商务男一声低骂。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快上车!”中年男人喊了一声,就率先朝车的方向跑。

  淮右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知道过来的是什么,但也紧张了起来,心里发慌,紧跟着他们上了车。

  几乎是在他们坐进车的一瞬间,几只丧尸就从四面八方扑向了他们的车,淮右还没有来得及关上车门,就对上了一只丧尸的脸。

  那只丧尸挂在车门外,半张脸都已经腐烂,能够隐约看到里面的骨头,从青灰色的皮肤下,透出像血丝一样的猩红血管来。

  淮右几乎是吓得整个人抖了一下,连呼吸都忘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眼看那玩意儿要进来了,他才反应过来,强撑着恐惧一脚踹了过去。

  坐在前面的中年男人正好在这时发动了引擎,惯姓将那只丧尸甩了下去,淮右赶紧关上车门落了锁。

  耳边是商务男的咒骂,淮右扭过头,发现另一边的车门还开着,商务男的脚被丧尸抓住了。

上一页9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