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影后用演技钓我+番外 作者:香椟(下)

 

第58章 

  到了医院做检查, 手肘和小腿都只是看着比较严重的擦伤,脚踝扭伤,其实都不太严重, 医生建议休息一周基本就可以完全恢复了。

  医生边用键盘敲病历边说:“如果想让这个脚踝快一点恢复, 可以每天找人过去做按摩。”

  他看了眼沈年年的脸, 说:“如果不方便的话, 也可以让你朋友学习一下帮你按,这个不难的。”

  沈年年是赵氏医工的第一继承人, 有专门的医护团队只为她服务。

  她根本没有考虑过麻烦秦昭曼这件事,接过医生写好的病历,说:“谢谢。”

  医生对她笑了一下,说:“没什么,照着去拿药就行,每天涂两次, 早晚各一次。”

  秦昭曼从沈年年手里把那张病历单抽了出来,问:“应该在哪里学按摩?”

  医生本来还以为她们不需要了,说:“你需要的话,就带她先去按摩一次,然后让医生教教你。”

  秦昭曼点了下头, 但没有带沈年年去按摩, 直接把她送回了酒店。

  她不高兴的时候, 姓格里霸道和决断的一面就完全体现出来。

  秦昭曼打电话给两个秘书, 把她们两个的航班都延迟到了一周,打定主意要按照医嘱在让沈年年这里再休息一周。

  按摩脚踝的技师就来过一次,之后就都是秦昭曼亲力亲为。

  沈年年觉得她的伤并没有那么严重, 但看秦昭曼闷闷不乐,她也就都尽量配合她。

  在酒店的时候, 两个人照常工作,她们各自公司都有需要她们亲自决策的文件,平常也有大大小小的线上会议,不存在病了或者在国外就能不工作的情况。

  到了第三天,秦昭曼给她按摩完脚踝,问:“你今年还想摘槐花吗?”

  沈年年问:“是君予告诉你的?”

  “嗯。”秦昭曼也不否认,又问了一遍:“想摘吗?”

  沈年年轻轻踢了下她的小腿,有些脾气的:“我是可以去的吗?”

  她下床的时候,秦昭曼都要紧张的盯着她。

  秦昭曼握住了她的脚踝,让她不要乱动,说:“不用出去也可以摘。”

  她把手边早就准备好的ipad递给了沈年年。

  ipad屏幕上是一片槐花林,风吹过的时候槐花会随着风轻轻摇摆,像是槐花林的某一个方位的摄像机视角。

  秦昭曼站到她的椅子后面,把沈年年整个圈在怀里,她两指把ipad的视角拉大,摄影机的视角也随之放大,可以看到每一串花的样子。

  同时ipad的右侧弹出来一个工具框,秦昭曼点了一下小剪刀,又随意的点了一串小槐花。

  一个小小的机械臂出现在了镜头里,咔嚓剪掉了那串小花花,然后镜头向下,出现一个圆滚滚的小机器人下半身,小机械臂把那串槐花扔到了木编的篮子里。

  花扔进去之后,视角再次上移,回到了槐花树林的视角。

  沈年年看懂了,ipad里是这个小机器人的眼睛视角。

  这是个摘槐花的小机器人。

  沈年年早就知道秦昭曼的企业在智能机器人上有一定的涉猎,但不知道还有这种类型的机器人。

  “这是你定制的?”槐花应该没有单独研发采摘机器人的商业价值。

  秦昭曼的下巴靠在沈年年的肩上,沈年年这样一回头,两人一下子挨得很近,她差点亲到她的脸。

  “原本是摘茶叶的机器人,有些人喜欢云摘茶,我让人改了下程序,给你云摘槐花。”

  秦昭曼贴了贴沈年年微凉的脸颊。

  “开自动模式可以自动摘,这些槐花蒸馏处理之后,会邮寄到我们家里。”

  沈年年CAO纵着这个小机器人走动,说:“听起来很棒”

  雅河虽然也有人工智能领域的产业,但是那并不属于她直接管理,跟她没什么接触。

  这是第一次玩这种小机器人。

  秦昭曼松开她,说:“那这台就送你了,过几天你也可以用它来采茶,现在正好到了采茶的季节。”

  沈年年扭头看她,问:“这种机器人叫什么?”

  秦昭曼笑了下,逗她说:“叫小蝴蝶号。”

  沈年年的小蝴蝶心虚的颤了颤翅膀。

  秦昭曼手机忽然响了,她看了眼来电号码,走出房间去接电话。

  沈年年肩微微放松,视线没有追着秦昭曼离开,低垂着眼睫看着ipad。

  她心里的那个红蓝条像是具化成了两个不同颜色的小蝴蝶。

  蓝色小蝴蝶猛地飞到红色小蝴蝶旁边给了对方一翅膀,骂了句:“恋爱脑!”

  红色小蝴蝶气鼓鼓的一下子膨胀成了蓝色小蝴蝶的两倍大,一翅膀把蓝色小蝴蝶扇飞了:“胆小鬼!”

  沈年年把ipad合上放在了一边,理智上赞同了弱势的蓝色小蝴蝶。

  胆小鬼总比恋爱脑要好。

  接下来的几天依旧是不能出门,但是秦昭曼每天都会拿一些东西回来。

  先是槐花蜂蜜和点心,到后来还有一整套的调香工具和一架子的香水。

  临走前,套房的客厅几乎已经被秦昭曼搬来的东西堆满了。

  沈年年收拾箱子的时候问:“要把这些带走吗?”

  秦昭曼把丑兔子拿出来扔到一边,说:“不要了,太麻烦了,回去再送你一套新的。”

  沈年年没什么异议,秘书订好了机票,两人从E国坐飞机回去。

  这次外出,又积压了一些没办法线上处理的工作,两人一落地就得各自赶往自己的公司。

  秦昭曼比沈年年还要忙很多,这两天早出晚归,因为见面时间很短,沈年年倒是松了一口气。

  同样觉得秦昭曼太忙了的还有菲比和乔桥。

  乔桥在商业方面迟钝一些,很多事情察觉不到,但是菲比看的很清楚,秦昭曼在加快处理雅河的事,为此她还在吞并其它项目,壮大手里的话语权。

  虽然秦昭曼平时也这样野蛮发展,但是最近明显比之前还要过分。

  三个人做在一起吃饭,秦昭曼听到菲比的询问,说:“我想快一点把雅河的事处理完,结束和沈年年的合作关系。你们不是说,沈年年是因为合同的限制,才不那么喜欢我的吗?”

上一页9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