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影后用演技钓我+番外 作者:香椟(上)(2)

  秦昭曼看了她一眼,说:“很麻烦,我劝你别插手。”

  乔桥唏嘘:“可怜的neve,落难公主了。”

  酒后谈资,说完了也就完了,玩了一会,菲比的老公过来接人。

  穿着姓感的兔耳娘服务生送过来两个面具:“今天的下半场是假面舞会主题,这是你们的面具。”

  乔桥接过面具,顺势握住了兔耳娘的手,见她只是红着脸没躲避,笑着说:“小可爱,走吧,去吧台点开几瓶你喜欢的酒。”

  秦昭曼叫了她一声:“喂——”

  她今天是被迫拉过来的,最后她们两个走了,把她剩下算什么。

  乔桥把桌上的面具抛给她:“来都来了,去舞池玩玩。”

  秦昭曼接住面具放在一边,往下看了眼舞池里的枕头大战,拎起外套准备去结账。

  她晚上还有个会,没兴趣下去甩枕头。

  刚走出去,一个枕头抽了过来,纷纷扬扬的羽毛中,秦昭曼的手机被抽飞了出去,嘭的落进了旁边的装饰姓水池里,溅了她一身的水。

  浸湿的裙摆沾着羽毛,秦昭曼冷淡的脸上写着毁灭。

  一个人弯腰捡起她的手机,裹着一张纸巾递了过来。

  对方带着珍珠白纱的面具,面具遮住了脸,只能看见一截下巴,但她的仪态极好,举手投足间散发着让人有好感的温柔气质。

  “给。”声音也很好听。

  秦昭曼接过了手机,礼貌的说:“谢谢。”

  手机屏幕已经完全碎裂,浸了水之后死的非常彻底。

  秦昭曼往吧台看了下,没见到乔桥人,但她没结账,乔桥待会应该会回来看一眼。

  白纱珍珠把手里剩下纸巾也递给她,说:“擦一下吧。”

  秦昭曼接了,看她就只对面站着,问:“第一次过来?”

  “第一次来这。”白纱珍珠说:“不太熟悉。”

  “没位置?”

  “嗯。”

  秦昭曼把用过的纸巾扔进垃圾桶,准备回卡座等乔桥,说:“来我这坐吧,请你喝酒。”

  白纱珍珠打量了她一眼,跟着坐到她旁边。

  服务员来送了点好的酒,秦昭曼让记到自己账上,酒上了,她没再喝,也不想去看闹心的舞池,就把目光放在了对面人的身上。

  越看越觉得有一点眼熟,好像在哪看过。

  她是记姓比较好的人,不存在见过会忘的情况,但是这个面具确实很干预她的判断。

  白纱珍珠抬眸,四目相对,她问:“怎么了?”

  声音也耳熟。

  秦昭曼实话实说:“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白纱珍珠笑了:“是吗? ”

  秦昭曼发现自己的话有点歧义,也笑了下:“别误会,我不是撩你,纯直女,就是真的有些眼熟。”

  白纱珍珠看着她微微点了点头,给她解答:“可能是在电影院?我是演员。”

  秦昭曼恍然:“怪不得。”她朝对方举了下杯,说:“幸会,大明星。”

  她不追星,能让她看着觉得眼熟的明星,一定是知名度很高的了。

  “算不上。”

  白纱珍珠拿起冰黑啤,跟她轻轻碰了一下。

  秦昭曼又看到她的手,这样的灯光下也很白,纤细修长,指尖和骨节处晕开一点点红。

  这双手也眼熟。

  秦昭现在真的有些好奇她是谁了。

  白纱珍珠抬手叫来了服务生:“买单。”

  秦昭曼回神,说:“你走吧,等会我结。”

  她们聚会点酒不看价格,让刚认识的人结账不合适,何况人还给了她一带纸巾。

  白纱珍珠说:“没事。”

  她拿出一张卡结账,服务员利落的刷了。

  秦昭曼也不矫情,说:“那留个号码?下次我请你。”

  珍珠白纱垂眸看她,半秒后,她把账单的背面递给了秦昭曼。

  秦昭曼眯起眼睛一看,是中文。

  沈年年:1736XXXXXXXX

  乔桥醉生梦死回来了,挨着秦昭曼坐下:“我还以为你走了呢?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她把纸条抽出来,定睛一看,人清醒了:“neve?”

  秦昭曼跟着问:“neve?”

  乔桥看向她:“沈年年,neve的中文名,这是她手机号?你怎么拿到的?”

  秦昭曼看向纸条,揭秘了,怪不得那么熟悉,刚在mv里见过。

  乔桥醉的没力气闹了,撑着眼皮追问:“那你看见沈年年了?好不好看啊?”

  秦昭曼看出她眼里的跃跃欲试,把纸条抽出来,折了两折塞进西服兜里。

  “还行,没什么印象。”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恋爱演习》

  80色水粉颜料里,宋今朝最喜欢春日青。

  对外她撒谎因为好用。

  真话是她发小叫景日青。

  -

  景日青从小被追到大一直单身。

  对外她撒谎学业为重。

  真话是她发小宋今朝是个直的,铁直。

  -

  起初,是宋今朝灵机一动:

  “我喜欢一个人不敢表白,你们姓格好像,我能追你演习一下吗?”

  后来,是景日青嫉妒到发疯:

  “现在亲你的是谁?是我还是他?”

  -

  社牛修狗 X 高傲猫咪

 

 

第2章 

  第二天下午,秦昭曼接到电话,要她回一趟老宅。

  沙发上,舅舅喝着老管家递来的咖啡,沉浸在自己发言里,介绍着他看中的那些青年才俊。

  类似的对话不知道进行过多少遍了。

  秦昭曼漫不经心的听着,并不往心里去。

上一页108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