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影后用演技钓我+番外 作者:香椟(上)

 题名:清冷影后用演技钓我

  作者:香椟

  Tag列表:原创、百合、近代现代、爱情、都市情缘、天作之合、业界精英、现代架空、作品视角:互攻、作品风格:轻松

  简介:父亲突发重病,临危受命的沈年年被迫顶起了家族的重担。

  公司危时,助理支了个不得已的招,要她想想办法,得她那邻居两分青眼。

  邻居秦昭曼,华尔街新贵,比脾气更出名的是让证券场老狐狸们都忌惮的实力。

  早年做影后的沈年年,想了一晚上,敲开了邻居家的门。

  面对着屋里面色不善的秦昭曼,沈年年声音里带着恰到好处的柔弱无助:“请问你家有退烧药吗?”

  -

  秦昭曼是投资圈里有名的难相处,傲慢,不留情面,全部都能用在她身上。

  她和沈年年纠缠在一起,一石激起千层浪,没一个人看好沈年年的下场。

  秦昭曼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一个漂亮又高贵的消遣,喜欢的时候宠爱着,玩够了也就忘了。

  她秦昭曼,玩得起、放得下。

  -

  清冷钓系影后X傲慢心机霸总

  -

  阅读须知:

  1、双女主都不是完美人设,各有各的恶劣。

  2、现代架空。

  3、人设来自于水墨蛋清-真君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业界精英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年年,秦昭曼 ┃ 配角: ┃ 其它:预收:《恋爱演习》

  一句话简介:我知道她演我。

  立意:热爱生活,认真工作,用心对待身边的人。

 

 

第1章 

  晚上十点,酒吧里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劲爆的歌曲敲击着耳膜,DJ激情的调动着气氛,秦昭曼get不到激情,被吵的头疼,不太适应的喝了一口酒。

  乔桥抢了她的酒:“肺不舒服别喝酒了,给你叫了杯水,应该快到了。”

  秦昭曼问:“知道我不舒服还约酒吧?”

  菲比喝着酒说:“体谅下已婚人士,出来当然要放纵一下。”

  乔桥笑她:“所以我说别结婚嘛,多不自由。”

  菲比乔桥和秦昭曼是发小,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关系最好的朋友。

  乔桥浪漫又浪荡,越长大越花心,女朋友不重样,菲比是笑面虎,和丈夫商业联姻之后,稳稳把控着自己家的势力。

  两人一个不婚主义,一个英年早婚,每每讨论到这个话题,必然互怼两句。

  但今年不一样了,秦昭曼被家里逼婚,成了她们共同的调侃对象。

  乔桥凑过去了,好奇的问:“这都一年了,你还没相出个结果来?”

  秦昭曼声音慵懒:“没看得上的。”

  菲比说:“你到底看得上什么样的?按你舅舅给你相亲的这个架势,你什么样男人都看过了吧?”

  秦昭曼提起这件事就心烦:“看到厌烦男人了。”

  乔桥闻言眼睛一亮,兴致勃勃说:“你弯了?!我们可以内部消化一下。”

  秦昭曼长了一张攻击姓十足的脸,混血混的恰到好处,五官精致锐利,披着剪裁得体的西装外套,浑身敛着成功人士的气度和骄矜。

  当然,能在她们圈子里玩的,没有家境不好的,可抛开长辈光环,秦昭曼也是最优秀的。

  名校博士,白手起家,学历和野心,少一样都养不出这身压迫感十足的气质。

  关键是难摘。

  野玫瑰一样,满枝的刺,这些年不知道多少人想摘一摘秦昭曼,结果一个个都成了她手下败将,只看着她站的越来越高,越让人心痒。

  这玫瑰要是谁摘下来了,那领出去多有面子都不用多说了。

  秦昭曼看了眼乔桥,说:“没兴趣,下一个。”

  菲比哈哈大笑。

  乔桥撇了撇嘴,也笑了:“那你舅舅那边你到底打算怎么办?你不会真想随便找个男人结婚吧?”

  秦昭曼抿了口酒:“不会,我知道我想找什么样的。”

  DJ切了一首新歌,偏甜的音色和舒缓的配乐,拯救了秦昭曼被吵得发痛的耳道。

  这安宁只持续了几秒。

  旁边乔桥蹭的一下跳起来喊了声:“neve!”

  秦昭曼抬眼,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墙上的巨大投影屏正在播放这首歌的mv。

  女人穿着红白玫瑰礼服漫步在玫瑰花园里。

  起先只能看到她纤细的腰肢,皮下薄薄的蝴蝶骨,直到花园尽头,她才转身淡淡的看了一眼,一眼惊艳。

  她的皮肤非常白,一眼看过去最先注意到的就是雪色的肌肤,然后才注意到她樱桃一样的红的唇,桃粉色的耳垂,还有那仿佛揉了一层胭脂的手指节…

  美得像是用玫瑰汁调色画出来的油画,极富个人特色。

  喊的不止是乔桥一个人,舞池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高呼着:“neve!!neve!!”

  秦昭曼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今年威尼斯奖颁布时好像也经历过一次,一个明星火到拿奖跟世界杯夺冠一个效果,很难不让人印象深刻。

  乔桥改口:“要是neve愿意嫁给我,那我也愿意结婚。”

  菲比搭话:“那你最近可以去试试,说不定能得手。”

  最近金融圈的内部头条,雅河集团的董事长沈昌河病的起不来床,第一继承人沈年年是好欺负的明星,集团总部有华国政府的支持动不了,但F国分部不在保护范围之内。

  现在是外面的人想抢,里面的人也想趁机上位,内忧外患一团糟。

  乔桥啧声说:“我真搞不懂沈昌河诶,他就没给neve留条后路?”

  菲比说:“沈昌河才四十多岁,他能想到自己会突然病成这样?”

  乔桥望向秦昭曼,她们三个里面,秦昭曼是唯一一个真的有实权可以去干预这件事的人。

  乔桥对neve很有好感,忍不住多了句嘴:“Zelmer,你觉得我能帮她吗?”

上一页108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