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你为林+番外 作者: 秦淮洲

  《栖你为林》作者: 秦淮洲

  文案:

  新搬来的邻居,不吵不闹,漂亮礼貌。

  厨艺好,经常敲门送吃送喝。

  甚至愿意陪做睡前的助眠运动。

  某次运动完,邻居问:“你缺女朋友吗?”

  盛栖摇头。

  邻居平静地披上衣服,离开她家,晚上照例买她爱吃的菜来家做饭。

  盛栖心想,这邻居其实很适合谈恋爱。

  如果她曾经没有把自己踹开的话。

  十几岁时,这人就是她的邻居了,学校永远的第一名。

  聪慧漂亮,清高寡淡。

  唯独看不惯她混吃等死还广交狐朋狗友,坚持要把她带上正道。

  后来呢,拿吻她做学习奖励的女孩,冷眼说:“你的人生随便你,像鸟飞走可以,像花烂在泥里也行。但不要让我看见,不要让我知道我是多蠢才会相信你会变好。”

  盛栖成了飞鸟,万水千山,一别经年。

  她的邻居绝口不提当年的事,也不计较她的忽冷忽热。

  冷静下来,盛栖决定结束荒唐。

  “你怎么又犯蠢了?”

  “当年的我,才是真蠢。”

  文案截图备份于2022.1.17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栖;温潋 ┃ 配角:小七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暗恋对象住进隔壁后

  立意:乐观向上地面对生活,认识自我。

 

 

第1章 

  在外一周,盛栖回到家里,简单收拾过,带许桐桐出门吃饭。

  面馆就在小区对面的小吃街,去时还打伞遮阳,没想到吃完就下暴雨了。

  花圃和草坪被雨水润得蓬勃,小区里湖边的树木,远看上去彷佛一带绿雾围绕。

  这个季节禹江的天气说变就变,让人措手不及,盛栖心平气和地接受了。

  两人合打一把伞,难免顾此失彼,各自湿得狼狈。

  盛栖出门捂得严实,虽然闷热,但防晒效果不错。

  从口罩到衣服都是一身黑,一米七五的个子,视觉上更显得高挑清瘦。肩头和裤脚被雨水打湿的地方颜色发深,高跟鞋沾上泥尘。

  反观许桐桐,在外玩了几天,麦色的皮肤看着实在健康。她喜欢前卫衣着,露这露那,腰都晒得发黑。

  盛栖收伞,许桐桐挽住她,一道进了电梯。

  许桐桐脚上穿双经典款的高帮匡威,鞋带不知散了多久,已经由白色踩成黑灰色。

  盛栖万幸没有踩过这道暗器。

  看不过去,蹲下帮许桐桐系上。

  电梯门刚要合上,又被按开,跟着进来两三个人。

  空间足够,盛栖本就在拐角,没在意旁人。许桐桐不知道什么时候踩进水坑里,鞋面湿完了。

  头顶传来没心没肺的笑,伸手要拉她:“盛栖,别管鞋了,都到家了。”

  盛栖站起来,“你这鞋自己刷,我不帮你。”

  “不行,我不会刷。”

  又开始撒娇了。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要学会独立了。”盛栖拿纸巾把手擦干净,“都上大学了。”

  电梯到达九楼,出去两个人。

  周围空下来,只余一个陌生女人,恰巧跟她们同层。

  盛栖敏锐地感觉到自己在被盯着,本来以为人家闲,看两眼解闷就得了,谁知那束目光停住不动。

  她清楚她不至于美到陌生人看了神魂颠倒,还在戴口罩的情况下。

  于是坦荡荡地回视过去。

  在雾里浸久了的瞳孔还未干爽,又在这一瞬间重新朦胧起来。彷佛南风从楼外追了进来,扰得空气都不安宁。

  伞面上的水珠沿着特定的弧线,缓缓聚集成一股劲,迅速逃离,坠落在地面。

  女人穿着中规中矩的纯白衬衫,黑色西服裤,干净利落。眉目间淡淡的,正不慌不张地打量她。

  盛栖发愣期间,许桐桐挽住她,说了什么她没听见。

  许桐桐看她走神,恨不得咬上她的耳朵,缠着问:“盛栖,我们晚上点份炸鸡,一起打游戏好不好?”

  盛栖被扯得摇晃,再没心情说“才吃完又想着吃”这种不痛不痒的教训话,木木地点头:“可以。”

  那人跟她对上视线,才面无表情地挪开目光,静静立在一旁。

  再没有一点儿波澜。

  盛栖的眸光随着她的冷淡,一并沉进海底,四处氤氲的湿气,闷得她透不过气。

  十九楼到了,三人前后脚走出电梯。

  盛栖留意那人快步走在前面的背影,随口应付耳边喋喋不休的许桐桐。

  在心底说:温潋,好久不见。

  尽管过去了八年,大概因为期间多数时间在校园里度过,温潋变化不大。

  浓墨一样的直发从马尾变成低挽起的发髻,琥珀色的瞳仁深邃冷静,腰背一如过去般笔挺,看上去清高冷漠。

  但真与她接近,譬如刚才对视一眼,便会发现她的眼神平和,寂静无波,并不似想象中的锋利。

  鞋跟比她高,却还是没她高。

  盛栖想起温潋仰头吻她的时候,睫羽一颤一颤。吻完会脸红,喘气都不匀了。

  许桐桐管闲事道:“刚才那个女人住你隔壁哎,你们都不打声招呼?”

  “之前隔壁没住人,刚搬来不久吧。”盛栖心不在焉地听见自己回答。

  她搬来两个月,隔壁的房子应该早就装修好了,哪怕前段时间她大量时间都在家里,也没遇见过温潋。

  又成邻居了。

  与从前没区别,连客套话也没有。

  摘下口罩,她想,她遮着脸,温潋兴许没认出她?

  如果认出她,不会那样平静吧。

  纵然不会感到喜悦,起码讶然,或是不耐烦。

  至少,会多看她两眼。

  “我看见一滴雨水与另一滴雨水,在电线上追逐,最后掉到鹅卵石路上。我想起你,嘴唇动了动,没有人看见。”:

上一页21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