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在她手里+番外 作者:一只花夹子

  书名:栽在她手里

  作者:一只花夹子

  文案1:

  迟渡的暧昧对象跑路了,消失了好几天,回来以后说自己遇到了真爱。

  真爱身高腿长还有一张美得明目张胆的脸,只不过追求者众多,想要追到手的话有些艰难。

  迟渡听着对方倾诉的苦水冷笑——

  真爱是吧?

  我来表演一个横刀夺爱:)

  “真爱”在一家私人奶茶店上班,迟渡知道具体地址以后,想也没想赶了过去,想看看“真爱”是不是真如描述的那样。

  进店的第一眼,她的目光就落在了一道人影上,对方跟前暧昧对象说的一模一样。

  孟轻摇见她进来,眼皮掀了掀:“你好,请问喝什么?”

  迟渡:“……我来应聘店员。”

  文案2:

  孟轻摇的追求者果然很多。

  早上有人送鲜花,中午有人送巧克力,晚上有人送项链,但她都一一拒绝。

  迟渡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更觉得自己“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思路是对的,但眼见着跟孟轻摇越来越亲近,迟渡才惊觉自己有点玩脱了。

  因为她喜欢上孟轻摇了。

  可孟轻摇很直。

  时间一久,迟渡生了退意,她给老板递了辞职信,趁着孟轻摇不在走了,连再见都没说。

  没几天,父母说要带她见自己的老友一家。

  迟渡被迫跟着去了机场,却见到了在对面站着的孟轻摇,而孟轻摇就是父母多年不见的老友的女儿。

  孟轻摇盯着她:“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了。”

  孟轻摇问:“不是喝醉的时候说最喜欢我了吗?难道是假的?”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情有独钟,因缘邂逅,现代,攻受不明

  搜索关键字:主角:迟渡,孟轻摇┃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不是喝醉的时候说最喜欢我了吗?

  立意:要拥抱爱

 

 

第1章 1.

  江林雁的感情又双叒叕遭遇滑铁卢了。

  她来找我哭,中途泪眼朦胧地问我:“阿渡,你说我绝经前能遇到完美爱情吗?”

  我觉得完美爱情不现实,而且这个完美怎么定义?怎样才叫完美?

  但她现在这么伤心,我只能顺着说:“当然能,江江,你别这么消极。”

  她吸了下鼻子:“真的吗?”

  我拍了拍她的后背,一本正经地补充:“你想想,你现在才23岁,按照女姓平均50岁绝经的情况来看,你还有27年的时间,肯定能找到的,或者实在不行的话,55岁再绝经也是有可能的,那就还有32年的时间,我不信找不到。”

  江林雁听我这么一说,哭得更大声了。

  我家茶几上的纸巾被她一张一张地抽走,她捏着好几张纸,胡乱地往自己的脸上擦,才又抽抽噎噎地跟我说,鼻音重得不行:“我、我感觉我的择偶要求也不高,一八五、六块腹肌、985毕业、年薪百万、守男德……”

  “很高吗?很过分吗?”

  “……嗯,确实不高。”

  我对男的从青春期起就没有兴趣,所以我也不会去思考这些要求到底高不高,更何况这个节骨眼上,当然还是要践行“顺着她”的方针。

  并且江林雁跟我从小学一年级起就是好朋友,我对她带有好友滤镜,所以我觉得她就算是说年薪千万之类的,我也觉得要求不高。

  过了好一会儿,可能有十来分钟,江林雁才停下来。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发出一丝认命的叹息:“算了,我不奢求什么完美了,只希望不要再遇到抠男了。”

  她神情愤怒地叉起果盘里的一块西瓜,这才给我解释起来这段夭折的爱情的细节:“我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好离谱啊,之前我请他吃那么多顿饭,他也没说要主动给我转钱,昨晚就吃个几百块的海鲜自助,送我回家路上他就暗示我好多次,一直扭扭捏捏的,最后要到小区门口了,阿渡,你知道他怎么说吗?”

  “怎么说?”我看向她,眼神好奇,极其配合。

  江林雁立马清了下嗓子,板着个脸,模仿起来:“今晚的饭钱你还没转我,你的那杯奶茶虽然15,但是算了,谁让你们小女生喜欢呢,我除了宠着你,还能怎么办?”

  她说着自己又气笑了:“抠死他算了,别人抠搜都是抠自己不抠别人,他倒好。”

  我想了想,跟着复读:“抠死他算了。”

  倒不是我没有用心倾听,而是从初中她情窦初开起,我就听了不下十回跟她相关的情感吐槽。

  是时间让我成为了糊弄学大师。

  而且我觉得我态度也挺好的,没有多糊弄。

  江林雁又往嘴里塞了一块西瓜,看起来像一只小松鼠:“算了,我不生气,为这种抠男生气不值得。”

  我:“嗯。”

  流泪也不值得,但我知道江林雁仅仅是泪点低,她遇到什么事都会欲语泪先流。

  换做是我的话,我没什么表情。

  她的话音刚落下,放在一边我的手机就震动了两下。

  是程韫发来的微信。

  韫韫:【小渡,我们快到了,还有几分钟。】

  【行,我们这就出发。】

  我回了消息,转过头又看向江林雁,给出自己的建议:“你要不要去洗个脸?这种状态怎么见人?万一韫韫这回组的局上有符合你审美的帅哥呢?”

  江林雁深以为然,立马蹿起来,速度快得不行:“你说的对,阿渡。”

  今天星期天,我们都没什么事情,程韫就索姓组了个酒局,地址就在我们家附近的一家清吧,江林雁除了来找我吐槽抠男以外,还跟我一起等着酒局的开始。

  她迅速洗了个脸,虽然眼眶还有些泛红,但在清吧的光线下肯定是看不太出来的。

  我拿上太阳伞,跟她一起下了楼。

上一页135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