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攻略 作者:七千折戏

  书名:顶流攻略

  作者:七千折戏

  文案:

  时微年少时遇到位漂亮姐姐,把被欺负进泥坑的时微拉起来,带回家洗干净。

  漂亮姐姐说会一直陪着时微,然而时微成年那日,她却失了约,而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时微痛苦了很久,最后选择远走他乡。

  五年后,时微毕业回国,盯着电视里光芒万丈的女人出了神。

  朋友疑惑:“你不会喜欢江辞如吧?她可是出了名的脾气差,还耍大牌!”

  ——————

  时微想讨个缘由,于是报名参加了江辞如做导师的一档节目。

  开录前夕,她走错了房间,江辞如正往身上披浴袍,窈窕身材看得时微面红耳赤。

  江辞如懒洋洋看她:“一晚?”

  时微会错了意,于是点头。

  女人打量她一会儿,拍拍床单:“来。”

  嗅到女人身上沐浴乳的香气后,时微才恍惚领会,江辞如口中的一晚是什么意思。

  ——————

  节目开播第一周,网友骂江辞如行为恶劣,欺负新人,节目里耍大牌。说时微脾气好,怎么被江辞如欺负都不生气。

  节目开播第二周,时微成为了最受欢迎的选手,和队友拥有了一大批的cp粉。

  节目开播第n周,眼看着吃醋喝醉的江辞如忽然拉过时微,红着眼眶亲上了她的嘴唇。

  网友:草,好好磕……

  ——————

  时微怨过江辞如,怨她给她希望又断了念想,怨她将她忘得干干净净。

  直到后来,她才发现那个人原来有多么深情。

  白切黑天才新人vs假失忆腹黑姓感歌手

  1、有年龄差

  2、1v1、HE

  3、作者不追星,职业部分是请教相关职业的朋友以及查资料所得,介意请谨慎观看~

  内容标签:年下,情有独钟,娱乐圈,甜文,现代,主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微,江辞如┃配角:裴星、柯寻、卫景然┃其它:

  一句话简介:那个歌星有点甜

  立意:本文描写了时微努力摆脱原生家庭的影响,勇敢追求爱情和梦想的故事

 

 

第1章 再见

  六月初,空调开得人寒意直冒,粘着各色彩妆的刷子不时交替挥舞,天女散花一样飘下缤纷呛人的碎屑。

  偌大的休息室人满为患,桌前坐满了穿着五光十色的女孩儿,不时有工作人员艰难地穿插其中,叮嘱选手的出场顺序和流程。

  同遍布细腰云发的美女堆相比,角落里穿着朴素的女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一件长袖的棉质白T恤将高挑瘦削的身体遮得严实,两条腿倒是紧实笔直,但也被黑色牛仔裤严丝合缝地包裹着。

  不过五官清丽出众,尤其是低垂的眼睛犹如曜石,像炎夏微雨,冲淡了她身上的一些沉闷。

  身前的化妆师第三次画歪了眼线,啧了一声,力道很重地用棉签擦掉痕迹。

  时微动了动眼珠,忍着疼没有出声。

  “你看,那边还有几个童星呢,网传的阵容居然是真的!”一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裴星难掩兴奋,结果又拍花了时微的眼线。

  时微连忙伸手拦住了化妆师没好气的手腕,示意不用再擦了,这才救下了自己已经十分脆弱的眼角。

  等化妆师不耐烦地离去后,时微才松了口气,侧身看了看,果然有人被众星捧月一样围在中间,只露出几片流光溢彩的淡金色裙摆。

  那边和这边,简直泾渭分明。

  时微收回眼神,笑说:“你应该早知道了,毕竟你这大网红也是网传的一份子。”

  “我就是个小博主,哪能和她们比。”裴星摇摇头,随即一脸担忧地去扯时微的马尾:“这节目热度不小,多少人都指着它出道呢,你怎么就穿成这样?连头发也不做?”

  这是档歌唱类选秀综艺,名叫《仲夏夜之星》,因为前两季出了几名大热歌手,所以第三季极为受人关注,参赛选手不是有名气就是有背景,像时微这样的少之又少。

  时微一没背景,二没名气,三还没钱,整个一三无素人,所以从进门的那一刻起,似乎就被大家默认成了炮灰的角色,没什么人来搭理。

  幸好她本人并不在意。

  “就算你来不全是为了比赛,也没必要这么随意吧……”看着身边没人,裴星才压低声音嘟囔,“何况那个谁,人家现在红得发紫,估计早就把你忘了。”

  “忘了”两个字闯入耳朵,时微的心忽然像被电击了似的疼了一下,面上的笑容下意识淡去。

  面前的桌上放着节目阵容海报,时微的眼神定格在一张熟悉的面容上,那人杏眼红唇,指尖轻佻地捏着话筒,虽然只是站在画布里,却好像有着睥睨天下的傲然。

  江辞如,著名女歌手,连续两年获得年度华语金杯奖,节目导师之一,但是网络风评不好,黑料多得令人发指。

  “她要是真的在乎你,当年怎么可能扔下你一走了之呢?”裴星的声音不断响起,一心想劝醒时微,“像姓江的这种背景,收留你就和收留只流浪猫差不多。而且她在圈里出了名的姓子恶劣,或许你想再见的人一开始就是假的。”

  裴星和时微是大学室友,亲眼看见时微在学校的两年是如何浑浑噩噩的,直到时微辍学出国回来,她才知道时微一直心心念念的人,竟然是那位这两年爆火的歌星。

  “裴星。”时微低声说,终止了裴星的絮叨。

  看着裴星嘟嘟囔囔转回去,时微忽然伸出手,将那刺目的海报翻了个面。

  她只是很想问问为什么,为什么在成为她的一切后,又像丢垃圾一样将她扔掉。

  那是很多很多年之前的事情了,如今想来,活像做了几个世纪的梦一样虚幻又漫长。

  那时候的时微刚刚14岁,母亲离家,父亲每日酗酒,活得像个没人管的野孩子,还总被学校里的孩子欺负。

  挨打,被抢走不多的饭钱,饿一天都是家常便饭。

上一页110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