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娘子晚上见+番外 作者:若沁(下)

 

第132章 

  夏旅思无奈地看着眼圈红红还泛着泪的大美人, 委委屈屈的,她大声说了一句话,就把人惹哭了。

  夏旅思连忙站起来, 一边把段泠歌搂进怀里哄, 一边接过小娥递过来的丝帕。

  “我的好宝贝,我的小姐姐, 你误会了。那百草膏我确实是送人了, 但是我送的是蓝陌。我可没在意理谁的身上伤了,我只管你。”夏旅思一边拍哄,一边低头吻段泠歌的脸。

  她抬头把外面巡视的蓝陌给逮住:“哎呀呀,不信你问蓝陌!蓝陌,蓝陌——你给我进来,你赶紧给我说清楚!”

  蓝陌不知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懵然走进来看。夏旅思趁着递帕子的当口, 扯扯小娥的衣服, 拼命给她使眼色:“赶紧叫房翠娇来。”

  蓝陌拱手:“公主和夏世子叫我何事。”

  夏旅思此刻没空管她,她还忙着吻段泠歌的泪。水做的大美人, 凶了一句, 她哭得她心裂开了。

  “老婆~亲亲~小姐姐……”夏旅思小声嗲:“你说句话嘛, 都是误会。”

  “误会你便要凶人?”段泠歌在她怀中抽抽气。

  如果是换做以前,是没有人能让骄傲的段泠歌哭泣的,莫说她姓子冷清是极少动气的人, 就算是极少数有人做了她不称意的事,段泠歌也都是按律例罚一罚了事。

  可是这会碰上了夏旅思, 段泠歌没想过以长公主的身份罚人, 受了委屈一言不合反倒落泪了。

  蓝陌一看这架势, 和旁边跪了一地的仆役宫娥一样, 不敢抬头。长公主殿下的天颜,掩面哭泣的时候不是旁人能看的呀。夏旅思好一顿哄。两人就这么把所有人都晾在一边,如若无旁人。

  直到过了一会,小娥拉着房翠娇一路快步奔来。原本房翠娇还不太乐意被小娥不由分说地拉着走,可是一进这厅堂,房翠娇就被这架势搞蒙了。

  宫娥仆役跪了一地,蓝陌弯腰拱手低头,夏旅思却把那圣女殿下抱在怀里擦眼泪。房翠娇说:“好乖乖我的主人家,这是演的哪出?”

  夏旅思却一反平常总是笑眯眯、和气好说话的样子,看起来又急又恼地用手指着蓝陌说:“蓝陌你说,你在房翠娇屋里过夜那日,是不是你这大老粗把人家房翠娇给弄伤了,然后赶着问我求取药膏给她送过去的?”

  “噗……”驸马一开口说的就是这么劲爆的内容,小娥这个状况外的,差点腿一软给跪了。

  蓝陌看房翠娇来了,不成想夏旅思一开口讲的就是她与房翠娇过夜的事情。蓝陌一下子脸涨成酱色,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她磕磕巴巴地说:“那,那日世子说无需药膏,确,确实是蓝陌主动求取。”

  房翠娇一看夏旅思对蓝陌这么不客气,担心着是主人家欺负蓝陌是老实人,她心里一着急,跺脚道:“主人家,您这是怎么了!”

  夏旅思咂咂嘴:“我怎么了,还不是你俩闹的。你也是,你个房翠娇,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你话你也不说清楚,蓝陌送的怎么不说清楚?!让公主误会你乱用公主御赐的东西呢,你该当何罪!”

  房翠娇看这样子,听明白了,那罐子百草膏,看起来是圣女殿下给夏旅思的,蓝陌向夏旅思求了转手送给她。难怪段泠歌在她房里看到那罐百草膏的时候脸色就变了。

  圣女殿下和她的主人家闹起来了吧,难怪她被埋汰了,唉,衰多嘴,房翠娇想抽自己两巴掌,不敢吭声了。

  段泠歌这样有颗玲珑心的人更听明白了,夏旅思故意把蓝陌和房翠娇招来,当着她们的面说这些话,明摆就是说给她听的。夏旅思对她挤挤眼,段泠歌却还是觉得委屈,别过头去不看她。

  夏旅思咳咳两声,脸色一沉,语气都变得严厉:“我告诉你们!你们把公主惹恼啦。现在她很生气。她要治罪了!”

  夏旅思怒喝着,说得煞有其事,一副猴假虎威的样子。

  “蓝陌该死。公主息怒。”蓝陌老实地对段泠歌认错。

  段泠歌没说话,夏旅思拿声拿气地抢着说了:“蓝陌嘛,好歹是禁卫统领,念在你初犯而且有功的份上,公主暂且饶你。”

  “不过!房翠娇你一介平民,竟敢如此没分寸,僭越身份用了皇家的东西,绝不能饶恕!来人啊,把她逮了等公主治罪!”

  夏旅思越演越上头,大手一挥招了门外的武士进来。

  蓝陌一看要治罪,急了。她不管不顾地跑过去一把把房翠娇护在怀里,生怕进来的禁卫兵真的把房翠娇逮了。“她,她不是寻常平民……”

  “那她是啥身份?!”夏旅思居高临下地紧逼。

  段泠歌无奈地捏捏额头,这事情被夏旅思这么一搅和,彻底变成一滩浑水了。这猴儿故意的!

  蓝陌结结巴巴了半天,终于豁出去了,她跪倒在地大声说:“公主,房翠娇是我妻子!蓝陌心悦于她,愿与她结为伴侣。纵然与世间礼法不符,但求公主成全。”

  “哦,是你老婆呀……”夏旅思摇头晃脑地说:“那就是和我们没啥关系了罗!行吧,那就散了吧散了吧。”

  夏世子雷声大雨点小,和了一手好稀泥。

  在场的众人还是没人敢动,都跪在地上。最后段泠歌轻叹,淡声说:“罢了,既是误会,说清楚就行了。蓝陌所求本宫允了,都下去吧。”

  蓝陌气一松,跪坐在地上,出了一声冷汗,总算是放下心来。

  段泠歌手一挥,众人都如临大赦,悄悄松口气的同时快步退下了。闲杂人等一走,这时就只剩下段泠歌和夏旅思了。

  夏旅思不说话,室内一下子就全然安静了下来。段泠歌欲言又止,夏旅思看了她一眼,回到桌边坐下:“这下你知道了吧。”

  段泠歌咬咬唇,语气都不禁虚了两分:“以后宽慰人这等事,你交予蓝陌。”

  哟哟哟,就这,就这!就没有夸她一下好,夸她一下乖,就不亲她一下抱她一下,哄哄她,说一下姐姐不该欺负你,不该让你受委屈什么的?!

  咦惹。夏旅思一脸嫌弃,坐在桌前背过身去。

上一页115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