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娘子晚上见+番外 作者:若沁(中)(2)

  夏旅思小小声说:“我刚才在游泳,我游得好不好?我穿着作训服游泳,束手束脚的,泠歌我跟你说哦,我以前游泳的地方,大家都穿着比基尼。比基尼就类似穿着抹胸,还有小短裤,光着腿,这样游得才快——”

  “你不许!”段泠歌没好气地敲了夏旅思脑袋一下。

  然后段泠歌伸手把那帕子在夏旅思头上缠了几圈,一瞬间把她的头包成了田间劳作的妇人,然后瞥她一眼,头也不回地从舷梯往二楼走去。

  “哈哈……”夏旅思大笑。身上披着披风,头上包着帕子,大笑登上了小舟,往飞轮船的方向去了。

  夏旅思回到了飞轮船,没过多久,船尾竟然升起了袅袅烟气。接着就看见夏旅思蹲在船尾,架上两个炭盆,刚才从西陵河里抓出来的两条大鱼被她从背上剖开,串在了四根硬柳枝做成的方形架子上。

  鱼身上各划了几条刀痕,新鲜嫩白的鱼肉半透明地露出来,甚是新鲜美味。夏旅思用盐、葱姜花椒、酱油调制料汁,抓上一支大毛笔均匀地涂抹在鱼的身上,然后便放在炭火上烤制。

  不一会,那鱼皮渐渐鼓起来,变成了焦香黄色,翻个面,那肚子一侧的鱼肉在炭火和调料的作用下,产生了诱人的糖化反应,微黄微焦,甚至鱼背上的那条大骨都被烤得酥脆。

  烤鱼的香味从第一艘船顺风飘下,后面护卫的火船上都忍不住也跳下河里捉鱼回来架起炭火烤鱼了。小竹子搓搓手留着口水说:“世子,咱们今天就吃这烤鱼吗?”

  夏旅思笑了笑:“别人只能吃这烤鱼,我的公主要吃点不一样的。”

  夏旅思说完在船尾的柴火锅里倒上些菜籽油,把葱、姜、蒜放油里煎干捞出。加豆瓣酱炒香,加冰糖炒化,最后加上一勺米酒一,这样一道酱汁香气四溢,透着酱色的光泽。

  夏旅思拿来一个平底铁盘,盘底放上豆皮切丝,黄瓜条、藕片、蘑菇、白菜,土豆片、莴笋片,接着往红泥小瓦炉上一放,烧红的炭火带着木头特有的气味和食材混合起来。

  夏旅思把柳枝架拿起来,那烤鱼正滋滋响着,快速一铺盖在配菜上面,热腾腾的酱汁“唰”地淋上,最后泼上一勺子滚烫热油。顿时滋滋啦啦的声响,热油碰上了烤鱼肉,热油在酱汁里冒泡,在烤鱼上滚沸,好不热闹,伴随着香气一下子直冲鼻端。

  夏旅思趁热把两盘烤鱼都端上了段泠歌的翔璃船,在一楼的甲板上,夏旅思和段泠歌面对面坐着,放了一条不辣的烤鱼。小竹子和小娥蓝陌围坐一桌,摆上了一条同款烤鱼,加上了新鲜的红色小辣椒。

  小娥夹起来吃了一口,鱼肉焦香又带着鲜鱼的肥嫩,甜美多汁妙不可言,再仔细一嚼,那辣椒的味道弥漫开来,鱼香,酱香,蒜香、辣味口味丰富,依次而来。

  “天啊,这鱼太好吃了!”

  “这配菜浸了汤汁,煮熟入味了,才叫好吃!”小竹子夹了块白菜,就着汤汁一口包进嘴里,烫得直呵气,又烫又辣,够爽快!

  夏旅思夹起了鱼背上无刺的肉放在段泠歌碗里,笑笑指着宽阔的西陵河河面,对段泠歌说:“这是鲈鱼,肉嫩,鲜甜,无小刺。正所谓: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泠歌你看看,是不是非常应景?”

  段泠歌被她那得意洋洋的样子逗得抿嘴笑,端起碗,只淡声说:“诗是好诗。”

  “那我的鱼就不是好鱼吗?好不好吃嘛。”夏旅思凑过去笑。

  “好吃!”

  “好吃好吃!”

  小竹子和小娥这两个能坐下来一起吃烤鱼的人,吃得满嘴红油,连声应道。

  “他们答了。”段泠歌淡淡一笑,斯文地吃了一口鱼肉。

  “那我的人好不好?”夏旅思一边为段泠歌殷勤地夹了些被平盘下面的炭火煮熟了的配菜。

  这些配菜夹的时候可要精细,白菜是白菜,莴笋是莴笋,藕片是藕片,不能沾上一点葱姜蒜末,或是豆瓣酱里的豆瓣细碎,要收拾得干干净净,才能夹到段泠歌的碗里。若是沾上了一点,娇贵的公主殿下就不会夹起来吃进嘴里了。

  前半段,夏旅思几乎没怎么吃,都在细心地为段泠歌夹菜。

  段泠歌吃得清淡,食量也不大,浅尝了几块鱼肉,再吃了些素菜,吃下小半碗饭,就搁下筷子了:“我饱了。你为我做了美食,自然也是好的。”

  “豁!”说得好像是她兼职了厨娘做了一道好吃的,才是好的。人家明明是暗戳戳调戏段泠歌,问她这个人好不好“吃”,结果正经大美女四两拨千就过去了。

  夏旅思撇撇嘴,端起碗来开始吃烤鱼。原本随侍在旁的宫娥们只看着夏旅思亲自伺候公主用膳,这会轮到夏旅思自己吃了,便乖巧地过来,用玉筷和银匙为夏旅思布菜。

  夏旅思作为一个现代人,平时吃饭时绝不会有这么多繁文缛节的,宫娥在她身边布菜,夏旅思回以咧嘴一笑:“有劳这位小姐姐,给我夹些菜好了,蘑菇也可。”

  “嘻嘻~”小宫娥被她逗得笑了。

  “我来吧。”段泠歌见她只吃菜,本不想多言,可是看了一会还是没忍住,她伸手从宫娥手上接过了筷子,细心把鱼肉挑出来夹入夏旅思碗里,软声说:“先吃鱼肉。”

  夏旅思心头一暖,软软地笑了,大美人面冷心善,傲娇起来,和她在一起也还是觉得开心呀,因为她不经意的柔软,让人越看越可爱。

  结果就是,另外一桌的烤鱼,三个人抢着吃,最后一丝鱼肉都被挑干净了不算,配菜吃完了不算,就连那放下去提味的一把香菜都被吃得个干干净净。

  而夏旅思和段泠歌桌上的,段泠歌只像小猫似的吃了一些,剩下的都叫夏旅思给包圆了。夏旅思吃撑得抱着肚子说:“我做一道菜给你吃,结果老婆大人您像个美食家,优优雅雅地尝几口,给个点评就算完事了。好家伙,我则像湿垃圾处理器啊!”

  段泠歌端着茶杯,掩在茶杯后的嘴角忍不住扬了扬,她忍俊不禁地笑着轻轻地品了一口茶。?

 

 

第66章 

  用过午膳之后, 顺风顺水,午后不久就进到了江州城的辖区内。这时夏旅思发现两岸一下子多了许多有趣的东西,离城外尚有三十里地, 岸两边已经是彩旗迎风招展。

上一页120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