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娘子晚上见+番外 作者:若沁(上)

 公主娘子晚上见

  作者:若沁

  文案:

  文案一:夏旅思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为了救好友裴音郗开车冲下悬崖,还以为死定了,哪知一醒来竟然跌在了大美人的温泉里

  定睛一看,这大美人竟还是日日入梦中与她不可描述的女神公主,夏旅思心一横,她都死了,死前回光返照看到梦中公主,此时不亲更待何时

  一嘟嘴亲过去,不料劈头盖脸吃一嘴巴子,原来,她没死啊!

  原来她穿越到了千年前的平行时空,成了大女干臣家的傻世子,而梦中的女神公主竟是她的女干臣爹为她强取豪夺来的老婆。这,有点太刺激了吧!

  文案二:为了积蓄力量,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危,段泠歌被迫接受一桩旷古未闻的婚事——以公主之尊招一个天生的痴傻儿当驸马,最令段泠歌羞愤的是驸马竟然是个女子!

  成亲以后段泠歌毫不客气让她挡冷箭,把她推进阴谋漩涡替自己当靶子。不料这傻驸马被追杀从山崖上摔下来以后,竟然意外地开窍开了三分。

  段泠歌就这么冷眼看她,天天折腾一些稀奇古怪的傻玩意,直到有一天,惊然发现傻娘子已是天下第一巨富。

  那人还天天说傻话…段泠歌把自己化作最冷的冰山也没招架住这痴儿娘子的一根筋。因为她说一千年以后的好友裴音郗教她,成亲以后妻妻之间必须有名有实!

  于是,长公主成亲前下令说,让她上我的船,找机会弄死她;成亲以后,长公主说,别让她上我的船,她会弄死我……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旅思,段泠歌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穿越成女神公主的女驸马

  立意:舍己救人,死生不悔

 

 

第1章 

  苍翼山上每年九月,半山上的昭阳离宫就会修葺整理一新,竖起旌旗,门廊、大殿挂上秀有皇室章纹的帷幔。南滇国的历代君王会在每年的九月到苍翼山进行围猎、祭天。

  这苍翼山是南滇国第一高山,每年初秋时节,高山的中部翠柏林幽深静谧,红枫成片,点缀着清澈甘冽的溪流和瀑布,清晨和傍晚时被笼在薄雾中,宛如仙境。山顶则开始积雪,远望去如在云端,巍峨雄俊不似凡间之山。而在苍翼山的山脚下却又仍然鲜花长盛不败,温暖如春,甚至暑若夏至。一山同时历经四季,物产丰富,四时风光妙不可言。

  这山中奇景、珍馐无数,可最令人神往的是山中众多的温泉和冷泉。而这处在深山中悬崖下的一处冷泉和热泉交汇的温泉,是整个苍翼山中最奇特的温泉。这处温泉池不大,周围尽是天然的火山岩石,池底是绵软的细沙,水温越靠近冷泉则温度越低,越靠近温泉一侧则温度越高,最终汇聚成了冷暖交汇的一池温泉。

  一位梳着百合髻,面容俏丽的的小宫女轻轻挽起一束光滑如绸缎的长发,熟练地盘起,然后用墨玉簪固定住。她由衷地赞叹:“公主的头发真好看,滑似绸缎,握在手里,比软最滑的缎子都要舒服。”

  被夸赞的人神色矜淡,她没有说话,只是拉一拉红色外袍的系带,任由外袍从她的肩头滑落,露出了里面象牙白纱衣。她身旁的小宫女非常默契地接住了她的外袍并为她整理好纱衣宽大的袖子,段泠歌矜淡的语调轻声说:“小娥,你下去吧,我一人便可。”

  小娥从公主那张美丽的脸上移开视线,吐着舌头回了回神,长公主这张脸实在是太好看了,连她这种几乎从小就在长公主身边伺候的人看她,都会一不留神就看得痴了。

  长公主的气质很冷,神色淡淡的,但是自然有一种气度万分的气质。她的眉色如清晨的远山在薄雾中的黛色,光洁的前额饱满,眼睛明亮而优雅。高挺的鼻梁,不点而朱的红唇,让她显得异常精致温婉。

  她的身段窈窕,肩若削成,腰如约素。长发盘起时露出延颈秀项,凝白色的肌肤皓如叶尖白露,白皙无暇仿若能融化在指尖,吹弹可破。

  这样的一个美丽的女子且拥有高贵的气质和雅致迷人的一举一动,她站在面前,任谁也难以抵御她自然散发的攫住人所有心神的气韵。所以小娥叹气地想,就连她这种日日随侍在公主左右的人,都难以抵御。

  小娥小心地扶住段泠歌的手,让她慢慢地浸入泉水中,只见这热泉中洒满了桃红色的花瓣,人浸入,便能嗅到隐隐香气袭来,让人心神安宁。小娥听见公主遣她下去,她转身把食盒放在池边:“那可不行,我还要伺候公主吃点心、喝茶呢。”

  “不必了。我需要自取便是,你下去,让我一个人泡一会。”段泠歌说。

  “可是怎放心让公主一人在此,我这一下去,公主万一有事叫我,我可得走上一会才能上来。”小娥清脆的声音带着少女特有的娇俏。

  这个冷热泉,地处的位置极特别,三面尽是天然峭壁,而这冷热泉处在峭壁下部的一个台地上,再往下才能走到平路上。所以这个冷热泉被人发现进献给公主以后,一直深得她喜爱,因为这个泉水视野极佳,在高山上能俯视大片美景,却又同时隐秘姓极佳。

  因为三面悬崖峭壁无人能上去,从山脚要到冷热泉来,必须向上爬一段长长的沿着山壁开凿的石阶。只需要派侍卫把守山下,就可以放心享受泉水之美。

  段泠歌淡笑了笑:“有蓝陌守着,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可是……”小娥皱鼻子,公主对她自己的安危一点都不在意嘛,蓝陌每天小心翼翼地警戒,连她都提醒吊胆的,只有公主气定神闲的,像个没事人一样。

  “没可是。去吧,我不拉铃铛叫你,你便不必上来伺候。”段泠歌语调平静,神情温婉甚至还带着淡淡笑意,但是小娥知道长公主的话是不容辩驳的。

  她只好把一个藤编的小提篮沉到不远处,说:“那我先下去了。我把这鸡蛋沉在热泉的泉眼上,等公主休息好了,温泉蛋也煮好了,公主就可以吃温泉蛋了。

  “去吧。”

  段泠歌轻轻一叹,把肩脖都浸入水中,只留下巴似有若无地触碰到水面的涟漪。从侧面看去,清澈的泉水表面氤氲着蒸汽,泉水里白色纱衣像一朵鲜花在水中浮动,优美的曲线从段泠歌的下颌一直延到下巴,她尖尖的下巴上沾上了一颗晶莹的水珠,时不时地轻轻点到温泉的水面。

上一页10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