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被迫出道了 作者:周木声

 

  文案:

  舞者吴望因为声音嘶哑难听,从小不说话、更不会唱歌。

  而这样的她,穿越到了和她同名同姓的全网黑练习生“吴望”的身上。

  问题是,她也是她的黑粉。

  黑料真相浮出水面,吴望逐渐品出不对来,并且发现,现在的她是没办法过安顿日子的。

  于是她被迫决定,一定要留在节目里,洗白自己。

  不需要公司,深知黑粉套路的她自己,就是一套公关。

  不需要别的技能,她的舞蹈本身,就足够吸粉撩人。

  人气榜TOP1的汪愿栖,一直都知道同节目组的吴望喜欢她。

  可自从吴望出事归来,她的姬达却告诉她,吴望对她没感觉了!

  虽然有些迷之失落,汪愿栖还是无所谓地想: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呗。

  却在未来的多个深夜,站在同寝室的吴望床边,想着怎么钻进去才能不让她惊醒。

  汪愿栖:老婆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吴望:队长老想爬我床,怎么办?

  又名《资深黑粉穿成讨厌的全网黑后如何逆袭》

  1 。女团娱乐圈,甜甜甜甜甜1v1he

  毒舌温柔自恋队长&帅气寡言美艳队员。

  2 。强强,都很A

  3 。脑洞产于2018年,无现实原型,请勿代入

  【本文将于4.17入V,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望,汪愿栖(qi) ┃ 配角:新文《再咬我一口》欢迎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举报某女团队长携其队友撒狗粮

  立意:善待世界,不要只看一个人的表面。

 

 

第1章 (修)

  “那你好好休息。晚上节目组会有人来接你的。”

  “这周日...期待你的表现。”

  窗外暮色初显,男人关上了房门,病房陷入一片寂静。

  吴望慢慢移开盯着房门的视线,重新低下了头。

  手机上深色的反光所映照的脸庞有些不健康的瘦削,但五官仍然精致漂亮,一双桃花眼下各有一颗不对称的泪痣——这是这张脸标志姓的特征。

  醒过来约莫半个小时了,她还是难以相信——自己一睁眼就穿越到了自己讨厌的明星身上??

  不,也不算明星。就如刚刚这个男人所说,这具身体,属于H市的桃子台近几个月的扛把子节目《向前吧少女》中的个人练习生“吴望”。

  和她同名同姓,甚至还是同一天生日,但是比她小了大概有八岁,是个很不通人情世故的家伙。

  据刚才医生所说,“吴望”此时待在医院的原因,是服用大量安眠药自杀却未遂,昏迷了整整十日才醒过来。

  而刚才来到病房“探望”她的男人,是桃子台派来协商的,苦口婆心叨了半天,就是为着两个目的。

  一、希望她继续回去录制节目,不然将按照之前签订的合同,赔偿大数额的违约金;

  二、希望她能够隐瞒自杀的真相,以意外论处。

  吴望面色复杂的看着左手手腕,腕上的新旧疤痕密集而吓人。

  怪不得之前看节目的时候,“吴望”永远带着一个护腕。

  对于一个黑粉来说,这样的伤痕、这样一个自杀的事实,的确震惊到了她。

  这几天“吴望”的黑料满天飞,几乎全网都在骂她,她也是那大片的评论的一员。

  是这样的压力...迫使“吴望”自杀的吗?

  这样的想法一冒出来,吴望就扯着唇嘲讽的笑了一下。

  虽然不想承认,但世界上竟然真的会有两个人相像到这样的地步。

  可她已经不一样了,她不会向任何人或伤害轻易低头。

  ...好吧,既然自己在这具身体里,另外一个“吴望”难道在她的身体里吗?

  吴望把什么节目什么录制都先丢到脑后,开始冷静的分析。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自己穿越的这个问题。

  她借助面部识别轻松地打开手机,拨打自己原本的手机号,没接通。

  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她想了想,又调出短信的页面,输进去另一串已经烂熟于心的号码——来自她唯一的朋友季年,将醒来后发生的事情简略的用文字表达,发送过去。

  只等了一小会儿,对面直接拨回来了一通电话。

  “你是谁?”季年冷淡的声音响起。

  吴望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又带着怒气道:“不管你是谁,我不允许你消费我去世的朋友。”

  去世...

  她原来的身体死了吗?

  吴望一下子愣住了,尽管有一定的预感,仍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塌下去了一块。

  醒过来后一直埋在心底的紧张和仓皇都在一瞬间冒出头来,她又有了自己在做梦的感觉。

  “喂?”对面等待了一会儿没有得到答复,再一次出声。

  而这道熟悉的声音,就像通向真实世界的唯一一根稻草。

  “你知道...我不喜欢,讲话。”冷静了一下,吴望开口,缓慢地吐字,“六点钟,叔叔的饭馆,我等你。”

  说了一长串话,她甚至有一种错觉,以为自己的嗓子要烧起来了。

  季年的父亲的餐馆显然不是一个整蛊者可以了解到的,对面没有了声音,过了几秒,电话挂断了。

  她会来的,季年工作外的唯一爱好就是在某个很绿的APP上看小说,还时不时就要给她安利,接受能力一定比她高。

  吴望把手机放到一边,打开衣柜,里面有几件干净的衣服,是刚才的男人拿来的。

  戴好帽子打开门,护士站刚好没人,吴望快步走过去,又捞了一个口罩,就这样悄悄溜出了医院。

  *

  等她打车到了季爸爸开的小饭馆,季年已经在了。

  她的好友脸色并不好,看到她更是严肃。

  “...吴望?”看到她的脸,季年有些惊讶。

  [对,我讨厌的吴望。]

上一页17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