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想和女主谈恋爱[快穿] 作者:子罗衣(上)

 

  【再宠我一次,给个五星好评吧呜呜呜】

  白芡身为快穿世界守护者中的一员,主要任务就是让每个女主都“不再心疼渣男男主,走向独美之路”。

  「第一个世界」

  女主是流量与实力兼备的当红女星,因被家里人保护得好,一直保持着单纯天真的本姓。

  直到一次庆功宴,误打误撞喝下导演想递给某小花配角的加料酒。

  按照原剧情,男主此时会出现,带着神智不清的女主离开。

  并在半推半就之下,与女主进行深度接触。

  这是女主爱上男主的契机,也是她最后被对方拍下裸/照威胁不堪压力选择跳楼的悲剧起点。

  白芡计划在对方喝下那杯酒前就阻止,谁料进来的时间不够巧——

  女人漂亮干净的脸,被醉意染红半边。

  眸中潋滟水光,红唇诱人:“姐姐,帮帮我。”

  「第二个世界」

  女主是人鱼国的公主。

  被仇敌追杀,逃上岸时,意外被男主搭救。

  日久生情后,女主心甘情愿地把自己交给了对方。

  次日醒来,发现自己被关在了牢笼之中,而外头站着的,正是自己决定托付终身的男人。

  ——她死在血泊中,浑身上下的鳞片,被贪婪的男人剥得一干二净。

  白芡提早等在岸边,成功将受伤的女主带回家。

  把人放入浴缸,还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做,骤然睁眼的女主,一改原剧情的人设,冷漠而又戒备地质询她。

  她刚察觉出不对,就被突然变了脸色的少女,一把箍住下颌,不容拒绝地吻了下来。

  白芡:我真的只是要来帮女主们摆脱渣男的!谁知道最后剧情会朝这个方向发展!

  *1v1,cp切片,最后一个世界回归本体。

  *瞎写,瞎看,看不下去快跑!

  *估计全文就一个优点,是真甜!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这文包甜! ┃ 配角:同款甜饼《我真的没想攻略女主[快穿]》 ┃ 其它:专栏都是小甜饼,不看看嘛?

  一句话简介:有谁没被甜到我会伤心的,ok?

  立意:爱别人之前,永远要记得先爱自己!

 

 

第1章 跳楼的影后(1)

  白皙如玉骨节分明的修长细指。

  天神精心雕琢出来的漂亮脸蛋。

  盛着深红色醇香液体的高脚杯。

  贴近点着艳色口红的动人薄唇。

  吞咽间,那双琉璃般清澈的眼眸,微微眯起,像只餍足的小猫。

  白芡偏偏晚了一步。

  只能眼睁睁看着不远处的邵籽之将那杯加过料的红酒喝下。

  M国的货,效果自然不容小觑。

  不出半刻,那张干净的脸蛋,染上不寻常的熏红。

  ——颜色比最艳丽的海棠花,还要浓上几分。

  秀气的眉毛轻蹙,似是也察觉出了不对劲。

  守在一旁、伺机而动的男人对着前置镜头整了整仪容,露出足以倾倒众粉丝的标志姓迷人微笑,像肮脏的毒蛇攫住猎物般,朝着势在必得的女人走去。

  一道身影快他一步,在状似醉酒的女人蹙眉扶额、软着身子眼见就要跌到地上时,伸手一勾,稳稳揽住对方纤细的曼腰。

  “还好吗?”

  邵籽之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隐隐发热,像是有火苗贴着皮肤在烧,灼热而滚烫。

  这是她从未产生过的感觉,有什么无名的东西渴望释放,偏又无出口可寻。

  附在腰上的手,和来人贴在耳边低声询问时所呼出的清甜气息,都陌生得很。

  她不太能接受与陌生人靠得如此近,却因身体的反常,抑制不住地想离那只冰凉的手再近些。

  白芡很快做出决定。

  “我送你去医院。”

  扶着人虚软的身子刚迈出一步,听见耳旁细若蚊蝇的女声:“不……不、要。”

  邵籽之很清楚自己已经处于临界值,她虽不知此刻困扰自己的是什么,但可以确定,是撑不到去医院的。

  白芡闻言扭头看她一眼,被她额头不断冒出的细汗惊到,再一看女人已经红得不能再红的脸和那双因难受而颤抖的可怜眼眸,在心里把那个色/胚导演又骂了一遍。

  “顶、顶楼的……套房,按、按我的指纹就……就可以进,谢、谢谢。”神志几乎崩溃的邵籽之,也知道不能在此处被其他人看见自己这副模样,咬着牙把话断断续续地吐完。

  白芡庆幸两人所站的地方比较偏,身后就是门,远于众人的视线,突然离开的话也不会被别人看见。

  否则就邵籽之的身份和此时的状态,铁定会引来众人的注意。

  “你再忍忍,我带你上去。”

  邵籽之人看着瘦,实际上也很轻。

  白芡几乎没怎么费力气,就将人带上了顶楼。

  这一层就一间总统套房,她让人靠在自己身上,伸手捏着对方漂亮的手指就要往门锁上按——

  “唔——”

  实在承受不住药姓折磨的女人,从喉间发出一阵难耐的嘤/咛,像奶猫的喵呜叫,缠得人耳根子跟被猫爪子挠了一样。

  邵籽之的大半个身子此时都贴在白芡的身上,遍布全身的热意因触及的凉意而舒缓些许。

  她的神志几乎快被消磨干净,身体循着本能凑向此时对自己来说俨如解药的人,被握着的手干脆地挥开对方,侧身往边上一环,便掌控住了白芡的腰。

  不待人反抗,已将人往后一撞,结结实实地压在冰凉的墙上。

  发烫的唇瓣像无头苍蝇般往前探,触到对方细腻的肌肤,登时如同无家可归的小可怜找到了落脚之地般,不肯再松开。

  白芡第一次被人如此光明正大地吃豆腐,呆滞半秒,在对方不知收敛、越发收紧自己腰间的手妄想加深落在自己颈间的吻时总算回神,挣扎着把人同自己已经被印上一道口红痕的肌肤分开。

  低呵:“邵籽之,看清楚我是谁!”

上一页13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