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娶了病弱皇后 作者:逾浮(下)

 

第82章 打起来了,真的

  第二日, 秦溯上过早朝之后,便去了南湘王府中寻秦郁,秦郁虽然是从小受封南湘王, 没回过盛京城, 但是也有在封王之时便赐下的王府, 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

  坐在花厅中等了小半个时辰, 秦溯的耐心彻底磨平, 直接往后院而去,“你家王爷在何处?”

  “长公主, 我家王爷尚未起身, 这不妥……”

  南湘王府的下人何时见过秦溯这种直接硬闯的作风,拦也不敢拦,不拦又不能不拦,只能边跟着边说。

  “本宫等了半个时辰了,他要是没死,早该出来了!”

  秦溯可听不进去这些,快步走到后院主屋,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一群丫鬟侍卫, 便知了秦郁就在此地。

  “给本宫滚开!”

  秦溯气势汹汹而来, 也无人敢挡, 只得让开, 看着秦溯进门,穿过外间,直接一脚踹开了里屋的门。

  “皇妹来得早了些。”

  秦郁一身红衣, 衣衫不整地从床上坐起来, 另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匆忙捂着衣裳,从秦溯身边擦肩而过。

  秦溯冷眼看着, “本宫当皇兄死了,特来看看。”

  秦郁下了床,摇摇晃晃走到秦溯面前,还有闲心嬉皮笑脸,“多谢皇妹挂怀,皇兄好得很。”

  秦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甩袖子,秦溯不想跟秦郁磨蹭,“再给你一刻钟时间,再耽误本宫时间,本宫让你就这样挂城门上示众。”

  “本王倒是不介意,不如不劳烦皇妹久等了,咱们就这样上街如何?”

  了解秦溯的人都知道,她现在能让步已经是天上下红雨了,赶紧见好就收才是王道,可惜秦郁不了解秦溯,还敢伸手搭在秦溯的肩上,真要往外走去。

  最后一丝名为理智的弦在秦溯的脑海中绷断,攥住秦郁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秦溯转身直接将秦郁摔在地上,接着跟上一脚,秦郁直接从里屋的窗子中飞到了院子里,巨大的声响将所有人吓了一跳。

  “给你们王爷更衣。”

  秦溯走出里屋,看了一眼躺在院子中的秦郁,冷声吩咐。

  躺在地上的秦郁抬手擦去嘴角的血,坐起身看了一眼秦溯,冷笑一声,“都聋了吗?听不见长公主的话?”

  话音一落,在院子中吓傻了的众人连忙将秦郁扶起身,扶回里屋更衣擦药。

  秦溯站在院子中等着,果然一刻钟的时间一到,秦郁便从屋中走了出来,还是一身红衣,长发随意用发带系着,随意风流得很。

  看着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秦溯便觉得碍眼,“去把红衣换了,在京中不准穿红色。”

  “本王乐意穿什么便穿什么,等你死了,本王给你披麻戴孝一身白也不迟。”秦郁这嘴跟秦溯不相上下。

  “你现在先为本宫披麻戴孝也不迟,毕竟你未必能活得过本宫。”

  秦溯说完,整个院子中一片寂静无声,最后还是秦溯压着秦郁,换了身素白的衣裳。

  “这天底下只有你能穿红色不成?”

  秦郁看自己这一身白,当真是哪哪都不顺眼,再看看秦溯那一身红,气得头疼。

  秦溯没理会秦郁,那日就是因为秦郁穿了一身红色,才会被沈奕错认成自己,反正自己从不穿白色,那就让秦郁穿,这样一来,定然不会再认错。

  二人一红一白,相同的两张脸,走在街上甚是惹眼。

  秦郁接受良好地走在街上,手中还煞有介事地拿了把扇子晃着,端得一副风流公子模样,再看秦溯,拒人于千里之外,是人都看得出二人之间有多不和。

  街上走一趟,秦溯实在受不了身旁这人花枝招展的模样,直接将人拉着去了盛京楼,一进楼便被请到了二楼的包厢,开门一看,里面坐着的正是秦邈。

  秦邈看着二人进门,面上还带着笑意,“做得不错,这一会的功夫,整个京城中留意你们的人都知道了长公主和南湘王不和的消息,听说你们还动手了?其实倒也不必这么逼真,太过分了许会让人起疑。”

  “是真动手了,”秦郁先跟秦邈告状,指着秦溯控诉,“我早上还未起身,她,一脚将我从里屋踹到了院子里,窗户都碎了,把我踹得内伤,都吐血了。”

  秦邈疑惑的视线看向秦溯。

  秦溯自然也不能让秦郁给自己泼脏水,“是他先让我等了半个时辰,而且还寻衅滋事,他活该。”

  “这……”

  秦邈看着这两张一样的脸,无奈扶额,他才发现自己真是瞎CAO心了,不用假装,这二人也是实打实的水火不容啊。

  “你在这里干什么?”

  秦溯没工夫跟秦郁计较,问向秦邈,自从秦邈行动不便后,便很少出门,这次本已经商量好了,怎还会在这里等着他们二人?

  “我听闻昨夜三皇子那边有点动静,在此等消息,正好看见你们二人,所以顺便问问。”

  秦邈总觉得再将这二人放在一起,可能会出更严重的事,“要不然你们就此分开?其实现在这样已经够了。”

  “不行,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秦溯最厌恶的便是事情做到一半放弃,哪怕是面对秦郁,这件事说好该怎样,就得怎样。

  秦郁耷拉着眼,虽然没说话,但明显跟秦溯是一个意思。

  揉了揉太阳穴,秦邈觉得这兄妹俩的想法不是自己能理解的,但是看二人都坚持,也没再劝,随他们而去。

  秦溯和秦郁在秦邈面前勉强相安无事了一顿饭的时间,之后二人离开盛京楼,往最后的目的地而去。

  正好路过那条花街附近,秦溯刚要走,却被花魁游行的队伍拦住去路,时间刚刚好,秦溯看了一眼秦郁,秦郁也十分配合,打了声呼哨,从腰间扯下钱袋,随意抓了一把金瓜子,往最中间的花魁身上扔去。

  黄金在阳光下泛起耀眼的光,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纷纷往秦溯和秦郁二人这边看来。

  最中间的花魁,也就是浓妆艳抹后带上面纱的花溪,看见两个“秦溯”明显也惊奇了一下,接着笑起来,妖媚地冲秦溯这边勾勾手。

上一页9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