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了猫后我怀崽了 作者:涩青梅(下)

 

第86章 商量

  气愤当头的沈梧秋没有脚下留情, 没有一点防备的某只喵在落地前一秒,倏地化成毛团。

  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的顾灵玉仰着幽蓝的眼睛看着自家伴侣,不明所以地叫了一声:“喵~”

  ——秋秋, 你看,我就是全身都长毛毛的呀。

  “……”沈梧秋听懂了她的喵言喵语, 气儿蹭蹭地往上冒, 下床提溜着她的后颈扔了出去。

  一点都没夸张,真的是用扔的。

  “……”好巧不巧的沈梧隽正好看到这一幕, 打到一半的呵欠又硬生生地收了回去, 看了看自家姐, 又看了看被扔的某只喵。

  “喵~~”看什么看,她不要面子的呀, 某只喵冲他龇牙咧嘴地骂咧咧了几声,然后一溜烟地跑下了楼。

  “……”不明所以的沈梧隽眨眨眼:“姐……”

  沈梧秋莫名尴尬,扯了点笑:“还没睡?”

  “上个洗手间, 准备睡了。”楼上就只有沈梧秋的大房间有个自带的洗手间。

  沈梧秋点点头,“那你早点休息,我准备睡了。”

  沈梧隽“嗯”了一声,转念又想到什么,“对了, 刚刚旺财是闯什么祸了吗?我看你挺生气的……”

  沈梧秋就更尴尬了, “没有……我就是看她有点不顺眼……”

  沈梧隽往楼下瞅了一眼,“我听爸妈说, 你去医院生孩子的这段时间, 旺财的影子都没看到, 你看你今天一回来, 她也回来了, 看来她就认你这个主子。”

  “是吗?”沈梧秋心虚地摸了下头发。

  沈梧隽又道:“不过现在还是得注意点,我外甥女们现在还小,都是些娇嫩嫩的小花花,你不让旺财靠近她们也好。对了,姐,你带着这么多孩子一起睡,能忙得过来吗?”

  “没事,孩子们最近晚上都没这么能闹腾了。”

  沈梧隽点点头,催着她赶紧回房间去,“那姐你快回房间去休息,不要开窗啊。”

  寒露过后,虽然还没变天降温,但昼夜温差挺大的,夜风一起,还是有点凉。

  “嗯,你也少玩游戏,早点睡。”

  说到游戏,沈梧隽叹了口气,“现在工作忙成狗,我都好久没玩过游戏了。”

  沈梧秋笑了一下,朝他摆摆手就回了房间。

  另一边,顾灵下跑下了楼之后,本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变成人的,瞧着楼下大厅的灯还没关,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去跟沈爸爸喵一声。

  到了大厅,才发现自家的这些长辈都在,一个个都正襟危坐的,显然是在背着自己和自家伴侣商量什么大事。

  趁着大伙还没发现自己,她有悄咪咪地绕到了沙发后面蹲着。

  她这点动静,沈爸爸等人是没注意到,但逃不过她的爹娘的,只是两只年长的喵懒得和她计较罢了,反正眼下大家商量的事,自家这只不成器的崽也算个局内人。

  沈爸爸暗自吆喝着大伙坐在这儿也不是为了其他事,就是为了沈梧秋的事。

  今儿白天段小娥在自家这么闹了一场,把自家闺女稀里糊涂受的非议都闹到了明面上,他作为一家之主,当场没发飙,是不想闹笑话给别人看,但天底下有哪个当爸爸的能让自家闺女忍受这样的委屈?

  左思右想一番后,他还是决定要和顾家的两位商量个章程来:“老顾,我知道这事也不能赖你们,但这乡野山村的,邻里邻居都是这个德行,这个事儿不正儿八经地跟人说个明白,我看那些背后重伤秋秋的恶语就不会少。”

  在这件事上,顾均山夫妇一直觉得挺理亏的,虽然他们是超脱俗世的人族,但他们自从与人族通婚之后,就一直在恪守人族的礼仪。

  “不,梧秋今儿受得这些委屈,是要怪灵玉的……”

  “灵玉?这关灵玉那丫头什么事?”沈爸爸一听就品出了不对劲。

  顾均山也是一时嘴快,刚说完又反应过来了,正琢磨着怎么收场时,黛影适时接了话,“不管怎么说,这事确实是要赖我们的,也怪我和均山这当爹娘的,管教不周,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秋秋爸爸,您想要我们怎么做,您只管说就是,只要能让秋秋不受这些流言蜚语,让我们一家做什么都行。”

  两家人生活在一起这么久了,他们夫妻俩对沈梧秋怎么样,沈爸爸都看在眼里,就算一开始知道人家儿子把自家闺女搞大了肚子有些怨言,但如今孩子都生下来了,两家人也早就化干戈为玉帛,他本就没想为难人家。

  反倒是对方主动把姿态摆的这么低,沈爸爸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们也别紧张……”沈爸爸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犹豫了一番之后,才道:“我也不是有意要提起你们的伤疤,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不好受……我先前也没想到这些,所以对于秋秋怀孕这事,也没怎么跟外界说过,但如今……人家这些难听的话都特地说到家里来了……”

  苏云芝看了他一眼,替他道:“你们可能不知道,老乐这一辈子,最怕别人背后戳脊梁骨,所以这些年来,就算有什么苦,都是自个儿打落牙齿和血吞。”

  黛影一副十分能理解的样子,“秋秋爸爸,你就放心吧,我们如今也把秋秋当亲闺女一样,也听不得她受这些闲言碎语。”

  “我也看得出,你们是真疼秋秋。秋秋要是能嫁入你们这样的人家,我肯定也是放心的。”说到这,沈爸爸就忍不住叹气,越发惋惜那个未曾谋面的女婿英年早逝,又觉得说这些有些坏气氛,赶忙转口道:

  “我是这样想的,孩子们满月宴的时候,这些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回来吃酒席,到时就麻烦您二老上台发个言,把咱们秋秋和您家的这点缘分提上一嘴。”

  在传统观念里。

  爹早逝的孩子总比私生子要光明正大的多。对女人的名誉来说,寡妇也比情妇要好听地多。

上一页16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