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GL)+番外 作者:孤海寸光

 

  文案一:

  一个雨夜,程倾与余抒共度一夜。

  醒来后,她看着乌发雪肤的女孩,定下规则:不谈感情、她会给钱。

  余抒乖巧点头:“好。”

  翌日她到隔壁学校代朋友点名签到,迟到后在门口罚站,话都说不利索:“程…程教授。”

  文案二:

  朋友都说,程教授三十年清心寡欲,没想到忽然养了个小她十岁的年轻姑娘。

  酒后玩笑话愈发越界。

  程倾淡淡笑:“我有分寸。”

  后来药房相遇,朋友笑着跟她打招呼,却眼尖发现,她手上拿着的是…专治腰酸的膏药。

  “……”

  敢情她的分寸就是自己受累躺0?!

  冷淡系御姐*病弱小白兔

  内容标签: 恋爱合约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抒,程倾 ┃ 配角: ┃ 其它:下本开《在时间之外》

  一句话简介:冷淡系御姐*病弱小白兔

  立意:成为自己的大树

  ==================

 

 

第01章 

  窗外雨声淅沥,是个缓慢悠长的春夜。

  余抒翻过身,正对上一双眼睛。

  雪亮,干净,锐利。

  这目光的主人神色淡淡,似乎片刻前暧昧至极的纠缠只是廊下一滴雨水,从她眼睫上轻轻滚落下去,没起一点波澜。

  她用指尖挑起床头柜子上的衬衣,背对着余抒坐起来,如瀑长发垂落下去,正好遮住蝴蝶骨,雪白背脊若隐若现,线条很姓感。

  余抒下意识舔了下嘴唇。

  片刻前放纵的回忆终于回到脑海。

  渐次脱落的衣物,缓缓交缠的身影,再紧接着是那句,你来吧。

  后来窗外雨声与窗内水泽声和成一片。

  余抒看了看手机,刚刚两点。

  时间倒退到数个小时前。

  她被发小严悦从图书馆拖了出来,叫她江湖救急。

  余抒急匆匆收拾了包,就被严悦扯着上了出租车,路上才听明白严悦要她救什么急。

  严悦有个女友,高中时就跟家人出了柜,只是这几年跟女友分分合合,前不久分手后一怒之下在网上约了个人…还是个女人。

  今晚房都开好了,可女友又回来找她了。

  余抒很为难。

  她一跟陌生人打交道就犯怵,更别提这么尴尬的场合。

  余抒:“要不,我陪你一起进去,你跟人家解释一下?”

  严悦头横摇:“不行,我女朋友你还不知道,小羊她可是个醋王,我不能进去。”

  余抒:“那直接不去不可以吗?”

  严悦:“不行不行,这是一个les吧的老板姐姐介绍给我的,约都约了,我不露面岂不是太不给人家面子了,帮帮我啊小抒。”

  余抒:“那我怎么帮啊?”

  严悦:“你就装作是我,她也不知道我叫什么。你跟她聊几句,圈内规矩,聊不下来的也不会继续下去的。我在外面等你,你放心。”

  余抒:“…行吧。”

  到了酒店,时间还早。

  严悦买了瓶红牛:“你喝瓶红牛壮壮胆。”

  余抒被她逗笑了:“我又不是去杀人放火,至于吗?”

  说是这么说,她还是接过饮料一饮而尽,她确实有点紧张,主要还是觉得尴尬。

  时间还早,严悦接了个女朋友的电话。

  余抒把饮料喝完了,也没感觉到胆壮了几分。

  她没事做,百无聊赖地观察走入大堂的人,心不在焉。

  正发着呆,严悦扑过来:“听见刚那个人说话了吗!她去303房间,就是我约的人。”

  余抒顺着严悦指的方向看过去,正好看见一个女人的侧脸。

  黑发披在肩头,戴银链细框眼镜,现在的角度看不清她的长相,只能看见她接过房卡时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和眼尾一颗冷淡的泪痣。

  余抒呼吸一凝。

  严悦也看愣了:“卧槽酒吧姐姐果然没骗我,是真的大美女…不行不行,这么一来我更要避嫌了,不然小羊要杀了我。”

  余抒:“这个人…”

  严悦自言自语完,见她一副怔愣的样子开始后悔了:“你是不是不敢进去啊?要不,要不还是算了吧,我们直接溜。这个人看起来不好打交道的样子。”

  余抒目光未移开,鬼使神差地说:“不用,我替你去吧。”

  严悦:“啊?”

  红牛壮胆这么有效?!

  余抒看向她,神情有点不自然:“都是女人…很安全的。没事,来都来了,我替你进去吧。”

  严悦一把拉住她:“不是,你现在不紧张啦?”

  余抒笑着指了下手表:“小羊飞机马上落地了,你还不去接她?”

  被她这么一打岔,严悦忘了刚才的问题,满脑子都是自己作死后的追妻火葬场,可还是不放心她:“你真的可以吗?”

  余抒点头。

  她一把拉住严悦往前走,上了电梯到了三楼,站在303房间门口,对她比了个手势,示意她先撤。

  严悦不放心,拿起手机做手势,示意余抒结束后给她打电话,又抬起雨伞问她要不要伞——今年春天雨水格外多,夜里时常下雨。

  余抒抬起手,拍了拍自己帆布包里那把墨蓝色雨伞。

  两个人隔了一段距离七手八脚做手势,正巧这时门开了,余抒立刻站直了,紧张起来:“你、你好。”

  房间里只开着一盏小灯,站在门边的人掩在淡淡暮色里,声音清凌凌:“你迟到了两分钟三十七秒。”

  ——她掐着表,准备等够三分钟就走。

  余抒嘴唇动了动,道歉的话卡在嘴边。

  正好看见这人左眼下一颗浅浅泪痣。

上一页168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