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女儿和我跑了[快穿]+番外 作者:姜沉漾(2)

  药澜转身回了房间,锁上门。

  “你不是很喜欢她。”口口说道,声音笃定。

  口口是药澜的系统,之前并不叫口口,名字也非常的平平无奇就叫做系统222号,后来因为药澜有一次做任务的时候拿到了一份满屏框框的小说,从此系统正式改名为口口。

  药澜将自己的油纸伞擦了擦,收进了伞套里:“我不喜欢带孩子。”

  “二十七了,不算孩子。”

  “对我来说难道不算吗?”药澜已经不记得自己多少岁了。

  她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网上关于自己和季阮卿的信息,基本上都停留在两年前。

  药澜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又查了一下她们得罪的那个人。

  对方叫做林系,是真豪门林家的小少爷,两年前林系追求季阮卿被拒绝,恼羞成怒想要当众强吻,却被季阮卿扇了巴掌踹了裆,因为季阮卿下手太重差点把人当场废掉,直接得罪了林家,药澜这具身体的前AI纯属连坐。

  有一说一,药澜看到这个结仇理由的时候十分震惊。

  她翻看着网页,林系已经进了娱乐圈,也当了导演,第三部 电影下个月在电影院上映,前两部电影的评分,一个二点四,一个二点六。 

  药澜本来还想看看,但是看这评分瞬间没了兴趣,虽然她已经永生,但还是不想浪费生命,顺便感慨,林家确实有钱,每次都几个亿几个亿的让他玩。

  “这世界没有主角吗?”药澜问道。

  “这个世界在不久前刚刚走完一个剧情,新的主角目前还没有诞生。“

  “哦。”药澜略有些失望,如果有主角的话,可以去蹭主角光环,对付这种一看就是恶毒配角的角色。

  头一次做任务毫无头绪。

  药澜手上的笔转动得飞快,门口传来敲门声和试图开门的声音,她将笔丢在了桌子上。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季阮卿没进得来已经在门口嚷嚷开了:“你为什么要锁门呀,药澜,你有小秘密了,我不是你最爱的朋友了。”

  药澜:……

 

 

第2章 你的戏我没法儿拍(2)

  药澜走到门口打开了门,看着靠在墙上的季阮卿,脸上又挂上了常用笑容:“有事吗?”

  “吃饭吗?我今天想吃肉蟹煲。”季阮卿眼睛亮着光,说着还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才三点。”药澜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时间,特地又看了一眼。

  “我一点才起床的。”季阮卿眨巴着眼睛,“已经饿了。”

  说完还摸了两下肚子。

  “有一说一,季阮卿真的……深藏不露。”口口感慨了一声,怎么看都不像是当场让人差点断子绝孙的人。

  药澜很想拒绝,但是想到自己的任务,点了点头,要和任务对象保持良好的关系。

  “你今天笑的没有温度,果然是爱消失了吗?”季阮卿看着药澜,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药澜看着季阮卿,之前在系统空间的年会上,她见过季阮卿,和现在完全就是两个人,是因为现在只是精神碎片吗?

  两个人一起出了门,药澜又带了自己的那把伞。

  “这伞你什么时候买的啊,之前也没见过。”季阮卿有些好奇地看着药澜的伞。

  “网上买的。”

  “还挺好看的,不过……这能遮阳吗?”季阮卿好奇。

  药澜开了伞,将季阮卿纳入阴影之下,对方愣了一下,惊奇地看着头顶上的伞:“你在哪里买的,能不能把链接发给我,我也买一把。”

  “全球限量款,就一把。”药澜本来是想侧面刺激一下季阮卿,看看对方能不能想起什么,但显然,这人什么都想不起来,如果直接和对方说明来意又怕对精神不稳定的她造成什么伤害。

  毕竟季阮卿都已经脆弱到成了精神碎片。

  季阮卿:……

  “你是不是不愿意和我用同款。”

  “去哪家吃?”药澜看着季阮卿瘪嘴,果断转移了话题。

  季阮卿盯着药澜的侧脸,没回话。

  药澜也没看她,没等到旁边的人开口就继续自说自话:“那就去最近的这一家吧,评分四点八,还不错。”

  “好。”季阮卿看着药澜,眯了一下眼睛,“你今天确实对我冷淡了不少,奇奇怪怪。”

  这次药澜朝着她看了一眼。

  主神直接改变的信息,正常的AI一般都不会发现人变了,季阮卿也被同样修改了数据,她只是一块寄居在数据里面的精神碎片,还是会受寄居的AI影响,但没想到这么敏锐。

  药澜没有反驳的意思,两个人坐着地铁去了商场,她依旧戴着那副谁都不爱的墨镜,其实她并不是喜欢戴墨镜,只是懒得演眼神,只露出一个嘴巴假笑就比较简单,遮住眼睛,也免得别人探究她的想法。

  她的眼镜是从系统商城买的,一个平平无奇且死贵的装饰眼镜,可以变平光眼镜也能变墨镜,吃火锅的时候还能变成无镜片的眼镜,有很多形态,非常方便她这种人。

  她买眼镜的时候,出售数0,买完之后出售数1,这个记录保持到了现在,具体保持了多少年,药澜不记得了。

  她发现季阮卿仿佛才三岁,非常闲不下来,一会儿摸摸这里,一会儿看看那里,还要拉着她唠嗑。

  不,应该不是三岁,因为坐在她们对面的三岁小孩儿非常乖,不吵不闹。

  药澜看了眼季阮卿:“玩个游戏,你要是到下车前都能安静地坐在这里,我给你买糖吃。”

  季阮卿:???

  “你当我三岁吗?我懂了,你嫌我吵了。”季阮卿叹了口气,“没事的,我不吵你就是。”

  她低下头故作伤神。

  药澜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总感觉你是学表演的。”

  “我在真的伤心,你却觉得我在演戏?”

  药澜沉默了两秒,果然情绪不太稳定。

上一页75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