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女儿和我跑了[快穿]+番外 作者:姜沉漾

 

  文案

  药澜从上万人中脱颖接到了主神发布的任务,此消息传出,震惊系统空间的众人。

  外界传闻,她沉默寡言,枯燥无味,难以相处,住着基地最差的单间,只靠营养液生活,一件衣服穿了几百年。

  然而……

  药澜,拥有整个基地最豪华的豪宅,最大的衣帽间,每顿饭菜必是山珍海味,喝碗粥都要用山泉水,她,系统中最娇贵的任务者。

  躺在五十万积分的沙发套装上药澜深藏功与名:低调才是真。

  系统:你一点都不低调。

  主神任务是帮助主神找回在任务中灵魂破碎的女儿季阮卿,药澜本来以为是个收集任务,谁知道,是个救助“因灵魂缺失导致出现各种问题情绪极度不稳定的倒霉孩子”的任务。

  虽然任务对象她间接姓戏精、无情冷漠、病娇敏感占有欲强烈……

  但她告诉自己,季阮卿是个好孩子,毕竟主神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药澜和季阮卿在一起了之后,很快就把系统空间的房子合成了一间,整理东西的时候,药澜在季阮卿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本日记。

  “她太温柔了,如果有蜡烛和小皮鞭就好了。”

  【注意】

  1:双快穿,季阮卿每个世界都会失去记忆。

  2:两个女主非善类。

  内容标签: 强强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药澜,季阮卿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她,有点香。

  立意:抨击黑暗,走向光明。

 

 

第1章 你的戏我没法儿拍(1)

  药澜扶正了自己的墨镜,抱着手臂靠在了椅背上,右腿搭在左腿的膝盖上,墨镜下的眼神隐约带着一丝烦躁。

  旁边的人嘀咕了一声:“坐个地铁还这么装。”

  药澜朝着旁边的人看了一眼:“刚刚做完双眼皮手术,还没恢复。”

  路人大概是没想到药澜居然会和自己说话,表情僵硬了两秒,药澜脑袋微偏,朝着对方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抱歉……我……要留个联系方式吗?我请你吃饭道歉吧。”对方的声音有些结巴,脸上也染上了可疑的红晕。

  “不用了。”药澜看了眼地铁的站点提示,拿起手边的油纸伞下了车,墨镜下的眼神烦躁中又多了几分冷漠。

  这是她新接的一个任务,名字叫做“主神任务”,挺高大上的名字,由主神发布召集人手,申请领取的页面并没有任何关于任务的说明,但冲着那个“高额积分奖励”,她还是写了一份一万字的申请理由。

  果然,主神被她的真诚所感动,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她。

  主神一共有两个女儿,其中名叫季阮卿的那位在不久前的任务中出现了意外,精神碎片碎裂散落到了小世界中。

  药澜的任务就是把季阮卿的精神碎片全部捡出来,目前精神碎片已经融合进了小世界的AI身体里,并且在小世界中迷失自我,忘掉了从何处来,具体怎么捡出来……因为没有先例,所以还不知道。

  果然,主神的积分不好赚。

  有一说一,如果不是积分奖励的高达八位数,如果不是她想买的雪山还差一些积分,她肯定已经放弃这个任务了。

  这个世界里,她的身份是“导演”,季阮卿是“编剧“,她这具身体的名字和样貌已经全部按照药澜自身修改。

  她们两个是搭档,目标是能拍摄上大荧幕的电影,不过目前除了大学时期拍摄的微电影以及毕设之外没有任何完整拍摄出来的作品,她们的作品获得过大大小小的许多奖项,虽然含金量可能没有那些大电影节的奖项那么高,但是对于大学生来说也已经非常不错了。

  前途一片光明,季阮卿大四的时候写了个电影剧本,本来已经和影视公司谈好了合作,但因为签约前得罪了一个豪门大少爷,从此通往娱乐圈的路就这么断了。

  她们现在生活全靠给人写短视频剧本过活,这条路没堵着,大概是为了羞辱她们,心比天高的“天才”只能做些快餐娱乐的短视频,这对两个人来说是一件莫大的打击,而她们现在已经毕业两年了。

  这世界比较自由,没其他任务,主要就是精神碎片,药澜看了大概的剧情提示,眯了一下眼睛。也还好能定位到精神碎片的所在,不然,她觉得积分最起码要十位数起步。

  让她比较在意的还有一条提示,是主神任务的提示并不只是这个世界的提示。

  ——因为精神碎片缺失,任务对象可能情绪不太稳定。

  药澜出了地铁,打起了油纸伞,油纸伞的一圈伞面白色向透明渐变,两朵红莲仿佛浮在伞面的中间,若是细看的话会发现这这花还在动。这伞看上去并不遮阳,然而伞下没有漏进一点阳光,并且十分清凉。

  当然这伞在其他人面前就是平平无奇的油纸伞而已。

  药澜在人群中穿梭,最后进了一个比较老旧的小区,小区的门禁如同虚设,外卖员在小区里横冲直撞,电瓶车开得仿佛要起飞。

  她从快递站拿了两个快递回了家,现在她和季阮卿住在一起,和任务目标住在一起,可以说非常方便了。

  药澜一开防盗门,就看到季阮卿靠在沙发上,桌子上放了两杯奶茶都已经喝完了。

  “本来帮你买了,但是你没回来,我就帮你喝了。”季阮卿眼神朝着药澜一瞥,随后眼神又落在了手机上,手上的动作从头到尾都没停过。

  手机的声音很大,听着里面传来的“You have been slain”以及季阮卿的叹气声,药澜微微蹙眉。

  药澜打量了一眼季阮卿,季阮卿显然继承了她两个母亲的优秀基因,十分漂亮,但显然没什么想要收拾自己的想法,脑袋上顶了个炸毛的小啾啾,头发染的是嫩粉色,衬得巴掌大的小脸皮肤雪白,身上穿了一件一看就不超过三十块的普通睡衣。

  “声音小点。”

  “哦。”季阮卿应了一声,手机里再次传来了一声“You have been slain”,她趁着死亡,手在茶几上摸了摸找到了耳机戴上。

上一页75
  • 下一页